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住持的春天(喻文州BG)

失恋梗

喻队把我苏得手残

极其狗血,极其狗血,极其狗血

比你想的还要狗血

请勿模仿女主任何举动,否则后果自负

吻戏注目

没去过妖都,BUG满天飞

写多了纯纯的初恋,屯了一腔狗血无处喷洒你们要原谅我





“分手吧”,他说。

乔荞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分……手……?

对不起分手是什么意思她不太懂?带她来广州吃喝玩乐三天然后说要分手?为什么要分手?她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

“不,你很好,只是我们不适合。”他面无表情,态度像是甩掉一包垃圾似得默然,“就不要勉强在一起了。”

呵,勉强在一起?原来她付出的热情全都撞死在南天门,佛说,你们无正果。7月的珠江畔,乔荞觉得有些冷。江风吹过,抚乱了秀发,揉皱了一颗心。

“……你外面有人了?”她深吸一口气,抖着声线好不容易挤出一句。

他依旧无动于衷,木着脸掏出手机摁了几下。两分钟后,一位风姿绰约的女人扭着胯朝这边走来,高跟鞋“嘚嘚”作响像是踏在乔荞心上一般。女人锐利的眼神穿过来往的游客群,直射乔荞。

再傻也该知道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了。

女人挽主他的胳膊,倨傲得像是在宣示主权的母狮。乔荞看看妖艳的女人再看看面无波澜的男人,突然就止住了颤抖。她似乎蓦然间想通了一些事情。

他们相恋一年,今天本来是一周年纪念日,却硬生生地给掰成了失恋纪念日。她应该早就察觉他的不对劲,比如他不再愿意和她长时间待在一起,比如他越来越吝惜拥抱,比如他从没有给过她一个吻……这些都被她忽略过去了。

乔荞幡然悟出,她自己或许只是和一片空气恋爱到现在。单方面地对着空气傻笑、痛哭、诉说酸甜苦辣,没有回应没有反馈,心声在空气中传播得很远,最终迷失殆尽,仿佛从没有存在过。

不适合那为什么当初要和她在一起?把她当教材?免费恋爱体验班?

这些都不重要了。女人见她久不回应,伸手就是一记耳光,嚣张跋扈。拍碎了乔荞心中仅存的一点纠缠。

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乔荞捂着火辣辣的左脸,笑得凄然。“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爱过。”

“……你们会游泳吗?”

“哈?”

接下来事情的发展有些超乎想象。从那记响亮的耳光开始围观的蓝雨三人组此时目瞪口呆。郑轩揉了揉额角,开口便是“压力山大”;蓝雨剑客手里喝了一半饮料杯坠地而亡,神烦的死话唠此刻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而蓝雨寺的住持喻方丈吃惊地微微张大了嘴。

来,让我们看一遍事件回放VCR。

“我问你们会游泳吗?听不懂汉语?”乔荞此时的神情让对面的一男一女皆心生寒意。

女人嘴硬,顶着乔荞莫名的笑意开口,“什么乱七八糟的?!臭不要脸的赶紧给老娘滚!看清楚了现在谁才是正牌女……卧槽你麻痹做什么?!放我下来!!救命啊杀人啦!!!!”

到底谁才是“臭不要脸的”?!乔荞冷哼一声,二话不说扛起女人朝身后不远的露天泳池走去,在一群左拥右抱的土豪惊诧的目光中把人甩了下去。

男人傻了几秒,反应过来状况后几步冲到乔荞身后,却没想被突然转身的乔荞抓着手臂抡进了泳池。俩人在池水中哭爹喊娘扑腾数回合,终于浮稳在水面上。女人落汤鸡一样胡乱抓着遮脸的乱发,一边尖着嗓子骂出极其难听的脏话。

乔荞笑得灿烂,双臂平举竖起两根中指,“祝你们‘共度爱河’,早登极乐。”

VCR到这边就放映完毕了。

喻文州暗叫不好。彪悍的姑娘扔完两个大活人,随即一步一步朝江边的防护栏走去,她双手撑在护栏上,上身前倾。喻文州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

然后,呵呵,事情的发展有如脱缰的野狗般向喻文州狂奔而来。

“这位少侠你抱着我干嘛?演泰坦尼克号?我告诉你啊学小李没出路都快年过半百了还没娶到媳妇儿……诶我说你松手啊我可是刚被人抛弃呵呵呵呵沾染了我的晦气可不好……卧槽你再不松手我报警了啊!”

“…………你……不是要跳江?”

“你才要跳江呢少侠你走错片场了吧!”

*****

喻文州做完早餐,发现自己的妻子还没有乖乖坐到餐桌前等待投喂。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向卧室走去。

喻文州和乔荞相遇的过程很狗血,恋爱的经历很逗逼,结婚的现场状况百出。乔荞曾经在旧地重游时愧疚地表示,“你大概是那时候沾染了我身上的晦气……叫你不要抱着我你偏不依,想在变幸运E了吧……有没有后悔?”

“你说我后悔了没有?”喻文州笑着反问,抬手替她拨正凌乱的刘海。

珠江江面波光粼粼,和几年前一样时间地点人物,却是不一样的心境。喻文州完全不记得当时的自己在想什么,甚至记不得是怎么走到她身后的,他只知道自己应该去阻止她……呃……阻止她做什么来着……?

他侧头,乔荞柔和的侧颜在阳光的映衬下仿佛罩了一层薄纱。他始终想不明白那人为什么要抛弃这样一个女孩,除了不会做饭、偶尔在激动时会喋喋不休之外,完全没有任何过分到不可包容之处。

提起这段不堪回首的恋情时,乔荞总是一带而过。可是喻文州是什么样的人,他在她眼中一闪而过的情绪里捕捉到了不安,那个抛弃她的人带来的伤害远没有乔荞勾画得那么轻描淡写。

她对喻文州的好,他自己能清楚地感受到;不过,喻文州对她的付出,她似乎并没有百分百地接收到。就像她总是会问喻文州“你后悔了没有?”这种问题,不得到答案不罢休。

起初喻文州会耐心地回答到她满意为止,后来他明白了,语言远没有行动来的彻底。他紧紧地抱住她,仿佛要揉碎对方般地收紧双臂,他托着乔荞的后脑勺,把她压在他胸口感受心跳,感受他的细水长情。

你会不安,你很敏感。那就用你的敏感,来好好体会我的心情,把你感受到的一切铭刻在心头。当你再次不安的时候,能够想起我的怀抱,能够毫无顾忌地释放掉它,腾出空间来接纳我的全部。

缘分天注定。或许自己当时并不是乌龙地只阻止了她的“轻生”,同样也是阻止她可能的离去。你我之间,不过一条滨江小道的宽度,你不过来,我便过去。

又或许是擦肩而过,如平行线般渐行渐远。

“怎么了?”手上突然收紧的力道捏痛了乔荞,她抬头,男人火热的眼神无法直视。

“你一直盯着泳池……是准备算计着把我扔进去吗?”喻文州捏住她的下巴,强迫她与他对视。有些事情应该做出一个了断了。

“哈?文州你是抖M吗?呵呵如果你想要体验被S的话我可以代为效……唔!”

他辗转于红唇之上,撬开她的牙关,纠缠着毫无防备的小舌舞蹈。他要让她在这里发生过的所有不愉快记忆都退色,然后重新染上属于他的爱恋,然后——

“呼……嫁给我吧。”

人形闹钟喻文州已经喊到第十遍了,乔荞还缩在被窝里。他无奈,走到窗前一把拉开窗帘。陡然间变亮的房间让乔荞呜咽出声,她伸手不住地揉眼睛,眯起双眼看向床头勾着唇角的男人。

她想起那日耀眼的日光,单膝跪地的喻文州,他的笑和他手上的钻戒。钻石折射灼灼夏阳,却远没有他的笑颜夺目、璀璨生辉。

“文州。”

“嗯?”

“我突然好想吐。”

FIN.

———————————————————————————————

苏得我自己都不能直视了

祝食用愉快

甜到蛀牙不要来找我,出门左转牙科诊所好走不送(x)

评论(15)
热度(111)
  1. 明日阿宅爱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