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话唠三十题 (黄少天BG)part 1

妹子黄却不暴

论蓝雨有了妹子之后的好处

除了烦烦,全员给妹子点赞

喻队家的乔荞出没

私设严重

希望没有崩




1. 零距离初见

蓝雨战队有妹子了。

黄少天大笑三声,我大蓝雨终于不再是和尚庙了!!

“妹子呢妹子呢妹子呢队长你不是说有妹子么妹子在哪里?!!哦我知道了她还没来对不对她订的什么时候的火车票什么时候发车预计什么时候到啊她有没有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拉哈哈,等她一到我就先拍一张糊老叶一脸!!!”

“少天……”喻文州欲言又止。

“嗯?怎么了队长?”话唠剑客给自家队长面子,停下了话头。

“身后,”喻文州抬手指指,脸上的表情逐渐奇怪起来。

黄少天不明所以地回头,背后紧贴着自己站着的女孩子吓了他一大跳,话唠还没来得及爆语速,就被闪光灯闪瞎了眼。

“咔嚓”一声过后,女孩柔和的嗓音在黄少天听来仿佛如恶魔诵咒,“黄吵天二蠢照get……喻队,求问职业群QQ号。”

2. 称呼问题

就是因为那张照片,黄少天整整被叶修嘲笑了半年,也可能不只是叶修,但是其他人的嘲讽值完全比不上脸T。

夜雨声烦:PKPKPKPKPKPKPKPKPKPKPKKPKPKPKPKPK叶不羞你再不出来就不是人!

君莫笑:你说得对。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有自知之明了我好感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兴欣的各位有没有感动到!!!!!!!

海无量:不祥的预感,我赌五毛钱老叶要猥琐。

迎风布阵:不祥+1,少天,老夫为你点根蜡[蜡烛]

沐雨橙风:[蜡烛]

寒烟柔:[蜡烛]

包子入侵:[蜡烛]小弟快来算算我赌一块钱老大赢,胜算有多大?

昧光:(╯‵□′)╯︵┻━┻算你妹啊![蜡烛]

小手冰凉:[蜡烛]

毁人不倦:……[蜡烛]

一寸灰:[蜡烛]前辈不好意思我只是来排队形的。

君莫笑:啧啧,真不愧是来自兴欣的你们,我心甚慰。

夜雨声烦:我去老叶要点脸啊小心晚节不保兴欣的各位你们不要被这个老不休蒙骗啊你们知道他心有多脏吗人有多没下限吗他都承认自己不是人了!

君莫笑:我的确不是人啊,我是荣耀之神。

索克萨尔:[蜡烛]

君莫笑:……喻文州你的手速又放弃治疗了?

黄少天瞬间就被一群人的捶桌笑表情刷屏了,他龇牙咧嘴地抬头,却看见自己队长正好推门进训练室……那刚才给自己点蜡的是谁?!

他细思恐极地朝喻文州的座位望去,蓝雨唯一的妹子连玥正坐在那儿对他嘲讽笑。

“黄吵天大大你打字的声音也很吵呢~”

“我去我去小玥玥你几个意思?!!!!”

“……再叫我小玥玥就割掉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

3. 真心话or大嘲讽

黄少天突然觉得队里有妹子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尤其是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会收到赞,而就算他有理,只要嘴炮对象是连玥,就会被群起而攻之。

“为什么连队长你都不帮我!”

“少天,要让着女孩子。”

……连玥是女孩子?!!有哪个女孩子会动不动就要割掉他的……卧槽说不出口啊!!!!黄少天打落牙往肚里吞。

他瞪着那个又蹭到喻文州旁边求指点的女孩磨牙。唉,队长真是好脾气啊。容忍得了乔荞那样的神经质怪力女的男人能不温柔吗?

唔,想到未来的队长夫人,蓝雨的剑圣出于人道主义关怀决定提醒一下某人跟喻队保持适当的距离。“……综上所述,如果不想被队长夫人扔进泳池里喝高汤就请你不要一天到晚黏着队长啊,作为前辈我只能帮到你这儿了。”

连玥从喻文州的屏幕旁撤回了脑袋,站直了身体奇怪地看着振振有词的男人,“黄吵天你居然会来关心我我好感动啊。”

“……”

“谢谢关心啊,身正不怕影子斜,我又不喜欢喻队我怕什么?”连玥瞥见喻文州微妙的表情后连忙改口,“嗯,不能这么说,应该是‘我喜欢的不是喻队’。”

“那是谁?”

“你啊。”

……黄少天多希望那时候的自己不要接话。

4. 剑圣害羞的时候爱PK

连玥“喜欢”黄少天的爆炸性八卦愣是没有通过任何渠道传播到训练室外边去。因为当日听闻此事的苦逼队员们被死话唠一个一个的捉着PK,练到手酸不说,还要遭受嘴炮攻击,哪还有力气刷QQ。

等喻文州终于悲天悯人地说了句“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的时候,连最有活力的卢瀚文小朋友都泪流满面了,“队长,前辈欺负人。”

“呵,有没有感觉到差距。”

“有,绝对有……队长,我还感觉到前辈的智商变低了。”

“……谨言慎行呐瀚文。”喻文州察觉黄少天瞟卢翰文小朋友的眼神,无奈地摇摇头。

一群人脚步蹒跚地做着手操步出训练室,喻文州留了最后一排日光灯给那两个已经PK到忘我的家伙。

5. 争当脱团狗

某日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见乔荞坐在里面,这对喻文州来说是个惊喜,但对于其他人就是惊吓了。

最恐怖的是,乔荞手里还抱着保温餐盒——没有人能够忘怀第一次吃到队长夫人做的菜的滋味,从想象的天堂跌入现实的地狱不过如此。

黄少天亦不能免俗。身为土生土长的G市人,被惯坏了的味蕾无法承受生化武器的攻击,阵亡了无数次。他不知道喻文州是如何微笑着吃下根本看不出是食物的“食物”,然后脸色如常地说“好吃”。

他青着脸准备溜走。

原以为最后一个进门就能成功撤退的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是图样图森破了。“少天,你要去哪儿?”一声千回百转的“少天”叫得他腿都软了——如果说话人不是连玥,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的话,他倒是可以乐得飘飘欲仙;可惜此情此景,他吓得都快失禁了。

悲愤交加的黄少天黑着脸接过“圣汤”,视死如归地准备一口闷。突然,灵光乍现,剑圣死机多时的大脑高速运转起来。“队长夫人,这汤我不能喝。”

“怎么?你嫌弃我的手艺?”

你这能叫手艺吗乔荞大人?“不不不不夫人你不要想太多我只是觉得吧你这个汤主要是做给队长的顺带我们几个单身g……单身汉的可是我已经是脱团g……脱团人士了就免了吧喝了我女票要吃醋的呵呵呵呵呵……”

“咦?黄少你什么时候有女票的?文州你都不告诉我!”乔荞轻轻捶了喻文州一拳。小动作让一旁的宋晓味觉生变,明明是咸苦的汤却喝出了一丝甜味儿。郑轩低叹“压力山大”,一口闷掉了队长夫人的“手艺”。卢瀚文小票眨巴眨巴大眼睛看戏。

喻文州握住了乔荞的拳头包裹在自己掌心,他抬头扫了黄少天和连玥一眼,狡黠地勾唇,“我也是刚知道啊……少天,你女朋友是谁?”

6. 黄与暴

黄少天的脸刷得一下就白了。他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点了一根蜡。

怎么就忘了恋爱中的队长根本不可与昔日相比?人家都说恋爱会降低智商,可是喻文州不会啊,心照样乌漆墨黑得算计着怎么在下一周的比赛里嫩死对手。更有甚者,他似乎get了一些恶趣味。比如说在女友面前卖个队友什么的,毫无压力。

这时,天(恶)使(魔)降临了。

“乔姐你就别为难少天了,刚喝了我给他熬的十全大补汤,憋着一团邪火没处泻呢你要原谅他。”

噗——,宋晓刚喝进去的一口汤全数喷了出来,借着擦嘴的掩护拼命呡着嘴唇不让自己笑出声。

“啊?没处泻火?下去跑个十圈就差不多了……再不济让我抽你一顿也行,看在文州的面子上我乐意效劳。”乔荞顺着杆儿就往上爬,丝毫不在乎黄少天那抖得已经端不平碗的手。

“啊呀,怎敢劳烦乔姐出手。少天乖,自己回屋撸去。”

宋晓再也憋不住了,起身冲出休息室。十里外都能听见他的狂笑。




TBC.

评论(3)
热度(93)
  1. 青檸-阿宅爱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