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我心匪石(张新杰BG)

私设,OOC

所有涉及到医学方面的东西都不要当真

我有特殊的嫖脏心杰的方法

大概就是宿命、轮回、改变、爱和感谢





凌晨两点半,Q市霸图俱乐部里寂静无声。

寒风呼啸着来回拍打窗玻璃,如泣如诉,夜的狰狞在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显露。整座建筑像是孤立无援的小岛,外面是张牙舞爪的挥毫,里面是无声弥漫的浓墨。

所有人都沉浸在梦乡里,张新杰也不例外。良好的生活习惯让他很快就能入睡,几乎不起夜,也不常做梦……所以,现在这么清晰而诡异的梦境让他很不习惯。

——他梦见了自己的角色石不转。面无表情的牧师横抱着一个姑娘,她蜷缩在他的怀里,紧紧揪着牧师的衣襟,急促的喘息声让张新杰觉得她下一秒就会只有出气没有进气。

十字架上的圣光不断闪现,一层层笼罩在姑娘身上,但是她苍白的侧脸昭示了治疗术的徒劳。

她会死。张新杰看见石不转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黑影:沉默,但是邪恶肆意,手握镰刀映在微光中,几乎可以闻到铁锈与血腥气。

「救她。」虚弱的女声自高大的石不转口中出,双眼空洞的角色硬是让张新杰觉察出他的急切与绝望,好像要失去一切时的绝望。

声音越来越远,张新杰猛地从梦中惊醒。隆冬时节,冷汗打湿了棉质睡衣。他坐起身,摸到床头柜上的眼镜带上,平日稳如泰山的双手竟然抖得不像话,他使劲,险些捏断镜架。

张新杰一把掀开棉被,边披外衣边朝门走。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救她。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明确目的地的,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救的“她”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中?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求救?或许这本身就是一件怪诞至极的事情,而他却在未知力量的引领下,去做这件荒唐、却又在事后被证明为正确无比的事。

这根本不符合他严谨的作风。平常的张新杰食不言寝不语,甚至在旁人看来他似乎患上了强迫症。可是他从来不会在意这些,他就是他,不会曲折于旁人的目光中,也不会臣服于旁人的言辞间。

韩文清的霸气外漏让人心生畏惧,而张新杰的深沉内敛亦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你可能会给老韩递钱包,但你更可能大惊之下就把金库密码告诉张新杰了。

这样一个男人,现在却在楼梯上飞奔,以完全不符合他画风的姿态前行,没有人可以阻拦。声控灯在急促的脚步声中猝然亮起,瞬间驱赶了黏着在张新杰周身的黑暗,却又在他渐行渐远后灭得果断。

墨色决堤,无声无息中汹涌澎湃。

值夜班保安小刘正巡逻到训练室门口,忽被楼梯上响起的脚步声吓了一大跳。大半夜的,谁啊这是?他举起手电向身后扫去,被白光迷了眼的赫然是战队的副队长张新杰。小刘惊讶得张大了嘴,一句话没问出口,便被对方强硬的气场震住了——

“小刘!快打开训练室的门!!”

*****

张鸢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周围一片漆黑,躺着的地方是坚硬冰冷的,隐约能听到寒风肆虐,不大会儿便被她自己剧烈的喘息声盖过。

她有严重的哮喘病,经常在凌晨两三点喘得要死,发不出声音,全身发抖。每每用吸入激素抑制住之后,她的心情总是很复杂。

张鸢常在想,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拖累,对父母的拖累,甚至对自己来说也显累赘。发病严重的那几年,搅得她父亲张新杰夜不能眠,守到她重新安然入睡才会才会悄悄离开,无论寒冬酷暑。

这是一种折磨,张鸢有时会对着张新杰在厨房里忙活的背影发呆,两鬓灰白的父亲偶尔一个侧身,就会让眼睛下面常年无法退却的乌青落入她的视线中,仿佛两道好不了的伤疤。

病在她身,伤在他心。

她曾说过“好累啊,了结此生吧”的话,却当场被张新杰甩了一个耳光,清脆响亮,像是打在她灵魂上。

从不轻易动怒的父亲生平第一次大发雷霆,他咬牙切齿的话语让张鸢觉得自己简直不可饶恕,“你妈躺在病床上两年了鸢鸢!我从来就没同意过拔管子安乐死的选项,你倒好,能走能动能好好地呼吸不用机器辅助,却想着寻死,你知道死亡是什么吗?!不懂就给我乖乖活着!”

吼完她,张新杰无法抑制地流出眼泪,张鸢跟着哭出了声,越哭越凶,最后气短胸闷引发了哮喘。可是那一次她奇迹般地挺了过来,没有靠任何药物帮忙。

“爸,对不起,我可能……还要麻烦你照顾很长时间。”

这些画面在张鸢的脑海里走过场,哭着的、笑着的、温馨的、绝望的,最终汇合成两道剪影。她知道那是她的父母,她最爱的也是最爱她的人。

但是此时此刻她已经喘得有些混沌了,有段时间不发病,一来却是如此充满恶意。勉强从口袋里摸出的喷雾小瓶从颤抖的手中掉落,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她的眼前因为缺氧泛起了星星点点的金光。

张鸢艰难地四处摸索着,她不想放弃,她要活着,做想做的事,然后期盼某一天母亲可以醒来。了结此生什么的,都滚一边去吧!

眼前突然灯光大亮,然后她摸到了温热的手,紧接着就被拥入某个人的怀里。那人拥有她熟悉的容貌,却更显年轻,他拿着张鸢找寻的喷雾剂,手忙脚乱地递到她嘴边。药剂的味道在她口中蔓延,希望也在她心中滋长。

“爸?”张鸢苍白的脸上绽开了笑容。

*****

就算接受了她穿越的事实,张新杰还是不适应比自己小6岁的姑娘叫他“爸爸”,就算张鸢的长相摆明了跟他有关系。霸图的副队推了推眼镜,发现镜架有些变形了,镜片在眼前略微的高低差让他强迫症秒犯。

强迫重患张新杰果断摘掉了眼镜,眼前顿时模糊起来。他挨着张鸢在床沿坐下,距离拉近才勉强看清姑娘的脸。她盯着他,略带新奇。

张鸢缩在张新杰的被窝里,捧着热茶。她看着张新杰强打起精神的模样有些愧疚,“呃,爸爸,你来睡觉吧,我去沙发上将就一下,也没有几个小时就天亮了。”

“不用。你坐着,我有些事情想问你。”张新杰按住了她的肩膀,阻止她起身。

“哦好,爸你问吧。”她正了正身子,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严肃表情。张新杰莞尔,他忽然想起了张佳乐曾经战战兢兢地跟他说,他一本正经听人说话的样子严肃过了头,让说话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以至于常常会忘了台词。

呵,这个自称是他女儿的姑娘和他还真是像啊。

“我就想知道……霸图……以后怎么样了?”诚然张新杰对楚云秀苏沐橙等人传在群共享里的穿越文和电视剧不感兴趣,但是是人就逃不开窥探未来的诱惑,即使是活在当下、一如既往的张新杰。

姑娘的脸上露出了然的笑,还掺杂一点失落,“霸图很强!拿过6次冠军呢!爸我悄悄告诉你啊,张佳乐叔叔有摸到冠军奖杯嘿嘿。”

张新杰很稀罕地勾起一抹笑,看得张鸢一怔,“……爸,你笑起来那么好看,为什么不愿意经常笑笑啊,至少妈妈看了会很开心的。”

姑娘话语里传递出的悲伤让他皱眉,他总有些不好的预感,“你妈妈她……怎么了?”

张鸢别过脸去,深深地叹了口气,却是没有下文。张新杰没有紧追不舍逼迫她,张鸢的态度让他感觉未来的自己似乎很渣。“我,抛弃你们了?”不会吧,自己怎么可能做这种事?!他一下子很害怕听到答案。

“没有啊,爸你才没有这么背信弃义呢,不要乱自黑。”

“那是怎么?”

“……妈妈她两年前哮喘发作,我在上学,你去上班,她倒在走廊里被邻居发现送到医院已经…………再也没有醒过来。”张鸢想表达的是植物人的昏迷状态,却被张新杰理解成了去世。

“……”

“爸你一直觉得是自己的错,因为妈妈在更年期比较暴躁,你工作上不太顺利也有些沉不住气,于是就吵架了……在出事的前一天。”

“……”

“嗯?爸你说话呀……你面无表情不说话好恐怖啊,和韩叔叔一样可怕。”

张新杰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总感觉未来的自己很渣啊,沉不住气什么的,简直是大忌。

“嗯——你似乎还有话要讲?”张新杰从张鸢的语气神态判断出这个姑娘除了哀伤,似乎还有些困惑。

张鸢迟疑,她觉得有些话说出来似乎不太好,虽然她憋在心里挺久的了,“……爸,我问你哦,你觉得爱情是什么?”

“?”怎么一下子上升到了哲学的高度?“没谈过恋爱,不能妄下论断。”

张鸢愣了一下,突然轻笑出声,“噗,爸妈你们真的都是对方的初恋啊……爸你知不知道,妈妈每次和我说起这些的时候,总是笑得很温暖很幸福……只是……”

“只是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刚认识的时候是什么情形,只是爸爸你平时的态度太冷淡了。爱情可能只能持续很短的时间,激情褪去,然后转换成亲情,可是从表象上看爸爸你不是转为平淡而是冷淡……”

“呃,虽然我没有资格对父母的事情指手画脚,但是我觉得对比起来,妈妈有些可怜。爸你平时很严谨,妈妈也是小心翼翼在维护这个家的纽带……你们自己可能不觉得,只是在我看来,最近几年气氛总是很压抑啊。”

“妈妈有时候说,你会娶她更多的是承担一种责任,像爸爸这么优秀的人如果不是机缘巧合,本不会看上体弱多病的她。妈妈这种‘知道你爱她,但是又觉得你不该爱上她’的心理真的十分纠结。我看着难受……”

“爸,你爱妈妈就要告诉她。有些话就是听一辈子都不会腻。就算一天到晚把情啊爱啊挂在嘴边不是你的风格,可是试着做些改变,让妈妈感受到你的心意也是好的。”

“……爸你不要生气啊,这些只是我的感受和片面之词……”

姑娘说完便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好像怕他揍她似得。自己有这么可怕吗?张新杰失笑。张鸢所说的事情他没有经历过,所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从她的话语里,他还是理出了一些头绪——未来的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谨,只是过了头起了反作用;他是爱自己的另一半的,至少严谨如他,不会和一个自己不喜欢不合适的人在一起,“勉强过日子”根本不存在他的字典里。

“不生气。你说的我会记住,谢谢。”这是他能做的最合理的回应了。“还有,不要诚惶诚恐的……我不吃人。”

“嘿嘿嘿嘿……”姑娘傻笑。

张新杰心头一热,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遂又觉得不妥,掩饰性地想推眼镜,结果发现眼镜正躺在床头柜上。

“咦?爸你害羞了?”

“没有……咳,睡会儿吧,待会儿帮你买早餐上来,想吃什么?”

“嗯,和爸你一样的来一份好了。”

*****

张新杰伸手接过食堂大叔打包好的早餐时,忽然整个人恍惚起来。多亏了旁边的林敬言扶了一把才堪堪稳住身形。

在大家关切的询问声中,他看着手上的两份一模一样的早餐发愣。自己买两份做什么?还打包?平时不都是在食堂吃完了直接去训练室的么?呃……为什么自己刚刚有一瞬间的念头是回寝室?回去做什么?

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啊。张新杰拎着早餐跑上了二楼,留下一堆战队成员大眼瞪小眼。

推开寝室的门,张新杰一眼就看到了还没整好的床铺,他有些无法忍受自己居然会不叠被子就出门。只不过刚一触摸到被褥他又疑惑起来——它散发出的热量昭示着有人盖过,就在不久前。可是现在已经七点半了,离起床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半小时。

他扫过床头柜上的眼镜,镜腿居然弯了。张新杰摘下自己鼻梁上现在架着的一副,一看是备用的。

怎么回事?战术大师陷入迷惑中。

******

同一时刻,55岁的张新杰看见病床上的女儿悠悠转醒,七尺男儿喜极而泣。“鸢鸢,你妈妈醒了!”

姑娘闻言侧头,邻床上的妇人朝她笑得温暖。

张鸢看着面前胡子拉碴眼泪纵横的父亲,和母亲那许久未睁开的明眸,心里霎时充满了感激。

她依稀记得自己去过一个地方,见着了什么人,具体的说不上来了。反正她觉得现在的自己一身轻,舒爽得好像抛去了所有烦恼,有爱她的和她爱的人在身边就满足了。

*****

几年后,张新杰终于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面前的女孩子轻轻搅动着果汁,一双明眸映出了他的身影。

他突然有种冲动,有些话不顾一切地就想说出口,比如:“我……喜欢你。”

女孩擒着吸管的手一顿,“啊?可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张新杰的急切超乎了她的想象,同时也把他自己惊了一跳。

“你。”女孩吸了一口果汁,露出恶作剧得逞后的坏笑。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心头热流翻涌,张新杰觉得这样的感受意外熟悉,全身都像被幸福和感激填满了。

他对自己发誓,会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爱她,爱那个总有一天会到来的结晶。

谢谢,以及我爱你们。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FIN.

———————————————————————————————

新杰大大,请收下我的金库密码!

脑补的时候被自己感动到,不知道有没有写出这样的感觉。

评论(11)
热度(61)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