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包子入侵(包荣兴BG)

私设,原著和档案里包子的资料太少了

包子加入兴欣之前的时间线设定

OOC尽量避免



包荣兴是个很特别的人。

徐舒曼一直在思考,他这样一个随心所欲、特立独行、张扬而快乐的人,是如何在这个混沌纷繁,偶尔搅和出潭底淤泥的世界深渊中遨游的?

如此自由自在,仿佛一切烦恼都不能影响他。而他,却可以以自己独特的人格魅力去感染身边的人事物,徐舒曼深受其影响的人之一,不过目前来说是唯一一个——大部分人看到他那一副杀马特贵族的打扮和流氓气质之后,都唯恐避之不及。

徐舒曼和他从小就认识,在他还没有那么杀马特那么流氓的时候,就已经熟知了彼此。但是他们的命运轨迹自小学毕业后就完全朝着不同的方向延伸,徐舒曼的人生列车在世俗公认的既定轨道上飞驰,而包荣兴则骑着他的脚踏车,慢悠悠地欣赏沿途风景。

读完初中徐舒曼因父母工作原因迁去邻近的城市读高中,俩人自此彻底失去联系。临走前,包荣兴凭借他已然一米八的海拔,叉住她的胳肢窝举高高。

徐舒曼手忙脚乱地扒住她的肩膀,双脚离地的感觉不是特别好,而且自己毫无招架之力的样子让她羞红了脸。“包子!放我下来!”

包荣兴置若罔闻,他哈哈大笑着上下摆动手臂给徐舒曼制造人工青蛙跳,“哈哈!馒头你怎么越来越小只了!我一手就可以托住你啊!”说着就要松开左手,吓得她一下子抱住了他的脖子。

“别别别!包子你千万别松手!”

瞬间拉近的距离似乎正和包子意,他微微侧头,凑近徐舒曼羞红的右耳低声道:“好好读书啊馒头……小弟聪明,老大我脸上也有光啊。”不知是呼出的热气还是变声期的嗓音让她的心悸,徐舒曼愣在那里,直到包荣兴把她稳稳地放回地面才反应过来。

“谁!是!你!小!弟!”徐舒曼气急败坏地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书包,企图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以重击。

包荣兴轻松向后退半步避过了凶器,“那是小妹总可以了吧……喂,小妹,老大跟你说再见呢,要认真听啊!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你,记得打电话给我,老大帮你去抽他!”

道别的场景最终被包荣兴把画风改得惨不忍睹,明明应该挺伤感的气氛,硬是在徐舒曼对包荣兴的“追杀”中毁得一干二净。

高大的身影在后视镜里越来越小,包荣兴一直不停地笑着挥手,仿佛她只是出趟远门过几天就会回来。“馒头!!!再见!!!”他的喊声在引擎的轰鸣声中消散。徐舒曼捂紧嘴,泪水决堤。

*****

包荣兴给三年前的那个“再见”下的定义不是“再也不见”,而是“后会有期”。可能是出于一种直觉,他相信他们还会再见面的。但是再一次的见面,却是徐舒曼拽着他的手臂喊救命的时候。

他嘴里惬意地哼着的调调戛然而止,躲在他身后的姑娘似乎没有认出他来,哆嗦着带着哭腔求他帮忙。包荣兴沉下脸色,手臂上不断收紧的力道和身后人的颤抖让他出离的愤怒,他倒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她……和她身后紧追不舍的三个小混混。

“馒头,退后。”他说过“如果有人敢欺负她的话,要帮她抽回去的”,承诺过的事情,包荣兴从来不会毁约。

他感觉到贴在身后的姑娘僵硬了一下,不可置信地喃喃:“包……子?”

“嗯,是我……总之先退后,好好看着老大我是怎么虐菜的。”包荣兴说完,抄起废物堆上的一根钢筋就冲了上去……

包子最近几年混得不错,从中专毕业了以后在一家网吧帮人看场子。老板挺讲义气的,机子随便用,给的工钱也足够他的日常开销。父母早就不在了,所以他基本处在一人温饱全家安好的状态。

虽说他是个看场子的打手,但是包子做人很有原则:你对他好,他回以一百倍的好;你对他差,如果只是态度上的,他一笑了之;如果你动他或是他重视的人事物,那么对不起了,板砖伺候。

在包荣兴的认识里,不尊重老人、欺负小孩、骚扰女性是最不可饶恕的三件事。是男人就捋袖子干架,欺负比你弱的说明你是个懦夫。

若是平日里来砸场子的,对方只出拳头,那他就绝对不会扔板砖。现在对面三个一直拿在手里的折叠刀在他看来就是没种的表现,你动钢刀,那就别怪爷爷请你吃钢麻花了!

*****

在徐舒曼的坚持下,包荣兴去医院处理了伤口。该说他实在是命大,明晃晃的尖刀只在他皮肤上留下了多道伤口。脸上都是泪痕,浑身还在轻颤的姑娘很后怕,如若刀子扎进他身体里,她会后悔一辈子的。

医院里躺了一晚上就原地满血复活的包荣兴吵着要回家,说是医院的气味儿让他很不爽。“快办了手续我送你回去。”他推搡着徐舒曼往门外走。

“这话反了吧!……诶我说你小点动作,伤口还没好透啊笨蛋!”她顾忌伤口,没忍心把他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掰下去。

“多大点的事儿!我恢复能力可强了!”包荣兴把胸脯拍得砰砰作响,看得徐舒曼是心惊肉跳的。

“行了别得瑟了……你还住原来的地方?”

包荣兴报出新住址的时候,徐舒曼听着觉得很熟悉。再仔细一想,卧槽,这不是她昨天刚租下的房子的隔壁吗?!!巧成这样?

她考上了原来城市的大学,于是就一个人回来租房子住,离学校还挺近的。要不是她昨天报道完想贪图方便走小路,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她思来想去,觉得更愧疚了。

但是愧疚什么的只持续了很短的一段时间,就败在了包荣兴那一如既往的魔性画风之下。

这天她照例去为包荣兴检查伤口,药箱还没放下,对方就行云流水般地脱了白色背心,笑眯眯地凑到她面前,杀马特刘海都快戳到她脸上了。徐舒曼下意识地往后退一步,绝对超过一八五的身高让她压迫感剧增。

吃什么长的?她揉揉鼻子,在心里泛起了嘀咕。等她仔细一圈看下来,确定不会再有开裂发炎的危险时,包荣兴猛然松了口气,“哈哈哈终于可以洗澡了!浴室我来啦!”

然后他就当着徐舒曼的面解起了裤腰带……

“喂喂喂你解裤子做什么!?”她一下子捂住了双眼。

包荣兴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洗澡啊!”口气天经地义得她想撞墙。

*****

徐舒曼想象中会很孤单难熬的新生入学期毫不意外地败在了包荣兴的“神功”之下——

下午饥肠辘辘地抱着书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包荣兴会冷不丁地从身后勾住她的肩膀,在她惊讶回头的当口,往她嘴里塞上个热腾腾的肉包。

他自己的那间屋好像除了睡觉就没别的用处,除了看场子的时间外,包荣兴都会异常自觉地端着锅碗瓢盆到徐舒曼的房间里来。不得不说,他做菜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有时候她闲靠在沙发上看书消遣,他抱着冰淇淋桶盘坐在地板上吃得欢快……“馒头。”

“嗯?……唔!”

……甜腻而冰凉的雪糕猝不及防地在她口中融化,徐舒曼怔了两秒,遂而暴起,“包!荣!兴!别把你舔过的勺子塞我嘴里啊啊啊啊啊!”

他突然想玩举高高,就完全不在意徐舒曼挣扎与否,一下子就把她抱了起来。间或兴致高昂时,会抱着她原地转几圈。但包荣兴时刻都会注意不让徐舒曼的头顶和天花板亲密接触。

当她连续学习太久,包荣兴会毫不犹豫地把教材抽走放到大橱顶上,那是以徐舒曼的身高绝对够不到的地方。“馒头我帮你捏肩。”

“不需要!把书还给我!”

毫不理会她的气急败坏,包荣兴轻轻一推,徐舒曼就跌坐会椅子上。一双大手从背后钳住她的双肩,“别动,小心老大我揍你。”他左手握拳碰了碰她的头侧。

男人掌心的温度隔着外套透进来,她的后脑勺紧贴在他的胸膛上,沉稳的心跳和身体有规律的起伏让她的身体骤然僵硬,脸颊控制不住升温——这是什么奇怪的感觉?

见她不再乱动后,包荣兴松开钳制,开始按压她紧绷的后颈。天知道徐舒曼是如何控制住自己的颤抖的,那地方是她唯一的敏感点,碰一碰就会发抖。

*****

包荣兴的荣耀ID是徐舒曼起的。“馒头,给老大起个酷炫一点的ID!”

徐舒曼被他强硬地摁坐在网吧的某台机子前,包荣兴见她不动作,索性把账号卡塞在她手里,然后裹着她的右手刷了卡。

她想都没想就反抓住他的手臂愤恨咬了一口,引得一旁的几个混混哄堂大笑,口哨声此起彼伏,“哟!小媳妇儿牙口真好,还咬你呢!赶快咬回去啊!重振你第一流氓的威风啊包子!”

包荣兴大笑着扑过去和好事者打成一团,徐舒曼扶额,抬手在ID栏键入了四个字:包子入侵。

如果所有的负能量都被包子入侵的话,那么这个世界将变得很美好。徐舒曼这么想着,托腮看热闹。包荣兴朝她咧着一口白牙,毫不留情地把背后的偷袭者掼在地上。

*****

徐舒曼扶烂醉的包荣兴回家,等她把一身酒气的家伙放倒在沙发上的时候,才惊觉她竟然把对方带自己屋里来了,那么自然而然。

她苦笑着自嘲,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被这个甜到不可思议的家伙入侵得这么深了。也许是因为她从来不会对他设防,不会去猜度他天马行空的心思,所以不知不觉就被温水煮青蛙了。

抚在他额头的手凉凉的很舒服,让不太清醒的包荣兴本能地支起身体想要贴得更近。感受到凉意的撤离,他不满地伸出手胡乱地抓了两把,碰到凉的物体就扯向自己,箍紧在怀里不松手。

“馒、馒头……”酒精让包荣兴的舌头不太灵活,可是有些话他今天不说,就要隔很长时间了,“老大我不……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欺负……你……告、告诉我……”

醉意汹涌,怀里人的咕哝声听不真切,包荣兴沉入梦乡前最后的念头便是“就算有人揍他也不松开怀抱”。

“……笨蛋。”徐舒曼轻声重复了一遍,把自己红透的脸埋进他的胸膛。

*****

“诶诶诶!包子你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第十赛季兴欣夺冠,包荣兴急匆匆地赶回来过夏休。他趁女孩开门的一瞬,冷不防地扛起她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被面朝下放在床上的徐舒曼慌忙挣扎起身,却不想被像座山一样罩下来的包荣兴压了个结实。温热的唇触碰她的耳垂和后颈,吻得她全身无力。

“唔……!包子……包子别这样!”发展会不会太快了点?别说牵手拥抱接吻了,他们俩之间连个基本心意都没表过啊!

身上作恶的家伙默不作声地亲了半天,忽然支起上身不动了。徐舒曼逮着机会就想逃离,却被包子若无其事地感叹出口的话弄得僵在原地。

“‘对喜欢的女孩子就要直接摁倒’……老大和老魏果然没有骗人。”

卧槽向包子这么天然纯净的人灌输龌龊思想的家伙都给我去死一死啊!!!徐舒曼扭曲着脸在心里咆哮。

远方正在互喷垃圾话的两个“龌龊家伙”的背上同时窜起一阵凉意。


FIN.

评论(10)
热度(101)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