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无声烈焰(孙哲平BG)






人间四月天,空气里鼓噪着点点温热。


春色氤氲里翻滚着鸟语花香,花苞绽开的瞬间仿佛带有魔力,一并剥开了沉淀已久的心意。绿芽在不为人所知的时刻破土,河流早已破开坚硬的阻碍冲刷等待多日的磐石。嫩枝微动,斑斓的鹦鹉停在一束粉红旁,眼珠转溜。


近在咫尺的玻璃窗内,传来阵阵读书声,融合在春意中却闲得绵软无力。春天带来复苏,也捎来困乏。不过总有些例外。


靠窗的角落,女孩靠在椅背上认真听课,低束的马尾自然而然地铺散在后桌。16岁的孙哲平隐约能闻见青丝的玫瑰香气,发尾扫过木制课桌发出轻微的簌簌声,几根黑亮的发丝拂过他的手背,被他修长的手指捻住绕圈。


简单的嬉戏渐渐不能满足,孙哲平用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拢起一撮绸缎,抬高手,让他们顺从重力滑落桌面,拂过掌心的感觉让他欲罢不能。


“孙哲平,‘东风吹水日衔山,春来长是闲’下一句是什么?”


孙哲平双手顿住,老师看过来时,他脸上的柔和已经消失殆尽,又恢复成了那个熟悉的狂妄小子。


“不知道。”理直气壮而意料之中,好像问出问题的老师才是欠考虑的人。


突然的提问让昏昏欲睡的孩子们清醒几许,但不乏有些和周公相谈甚欢者,嘴角流出晶莹。


女孩回头,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翻开的课本,轻声道“‘落花狼藉酒阑珊,笙歌醉梦间’,倒数第三首的第二句,昨天要求背的。”


“忘了。”孙哲平依旧朗声说话,朝向的却是前桌的女孩。


女孩目光流转,意味不明地看向他俊朗而傲气的容貌。最终垂下双肩,无奈地装过身去。“别再玩我头发了,孙同学。”只有他们俩能听见的低语无情地宣布了他上课唯一的乐趣已被夺走。


“我乐意,你管我。”


究极一生,孙哲平纤长的十指大部分时间都在键盘和鼠标上忙碌,心里渴望有一天能摸到荣耀冠军奖杯的基座,而他最爱的触感始终是女孩的头发。穿插其间之时,仿佛沐浴在暖阳中通体舒畅。


女孩叫颜焰,孙哲平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无法自拔了。说不上美得倾倒众人,只算是清秀有加,她迎面走来,低着头查看手中的材料,擦身而过时几缕发丝掠过孙哲平的手臂。


他鬼使神差地就伸手搭在了她的肩头,“同学,报到点在哪里?”


生活表面上一成不变地继续,只有孙哲平自己知道,他在“打游戏”和“混日子”中间留出了一小片天地,存入所有有关颜焰的片段。孙哲平一向秉承“关你屁事”和“关我屁事”的做人准则,他不管闲事,旁人也别来惹他。


但是颜焰是个特例——这是他的事,但目前却和他无关。她不属于别人,却也不属于他。


孙哲平虽狂却不妄,他一向认为要么按兵不动,要么就强势攻上,直到敌人投降为止。放长线钓大鱼,即使在其他男生向她表白时,他依旧能抱着双臂看戏——是他的总会是他的,不是他的,就把她变成他的。


就是这么屌,你咬我?


孙哲平的这种泰然自若而藐看众生的心情,总会在颜焰轻言细语地拒绝对方时达到顶点。


时间在花开花落间悄然溜走,高中毕业,孙哲平做了两件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其一,他在高考完的下午就烧了那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觉得不过瘾,就又买了两本一并烧了。至于其他那些“干干净净”的教材——“阿姨,这些给弟弟妹妹消遣用好了。”邻居木讷地接过厚厚一捆语文和英语书无语凝噎。她回头看向客厅玩具堆里的两个孩子,尴尬地朝高大的男孩说了声谢谢。


孙哲平觉得自己真是关爱祖国花朵的典范。他摸着口袋里的一张书籍扉页勾了勾嘴角,灵动的字体书写在上面的“落花狼藉酒阑珊”只能是他的。


其二,是他一直筹划着的事情,不成功也得成功。


学校装模作样地给毕业生租来了学士服和学士帽,到了要交租金的时候,孙哲平抢先往生活委员的钱袋里塞了双份的票子。


“别这么看我。老子穷得只剩钱了,不花出去心里不舒服。”孙哲平霸气十足地拍了拍颜焰的肩膀,勉强忍住了把她揽进怀里的冲动。“喂,颜焰,你送的鼠标挺不错啊……待会儿我也有毕业礼物送给你。”


后半句他是贴着女孩的耳廓说出的,孙哲平满意地看见她反射性地缩脖子,羞红的耳朵让他忍不住想咬上去。


全体毕业生站满了小半个操场,等规规矩矩拍完集体照后,摄影师让大家随意把帽子扔向天空,再来一张。


孙哲平从善如流地拽飞了颜焰的帽子,一片闹腾中,他从台阶的最上面一排跳下,托住她的后脑勺就亲了上去。


等手指真正穿插在三千青丝中,孙哲平突然觉着比起抚弄秀发,双唇直接相触的感觉更胜一筹。



*****

孙哲平盯着一圈圈缠绕在手上的绷带发呆。今天是颜焰出国求学的第三年两个月零6天,也是他从百花退役的第一个月。


房间里很安静,没有观众的呼喊,没有队友的加油打气,没有鼠标键盘的脆响,没有常伴耳旁的技能特效。大剑出招的犀利鸣叫与弹药的隆隆作响也许再难寻觅;冠军?呵,冠军已经从他这双废手中滑落了。思此,孙哲平猛然扫翻了桌上的玻璃杯。


手机铃声在玻璃碎片的弹跳中欢乐作响。“喂?哲平,你今天去复查了吗?”


“……去了……美国现在是半夜吧,大晚上的不睡觉小心老子揍你啊!”


电话那头的女孩闷笑了两声,“不怕你,我这里有一切防狼用品,还有把手枪呢!”


孙哲平寒着的脸色终于有所好转,“你舍得喂我吃花生米?”


“哪里舍得……所以,哲平,对自己好点。”女孩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好像那一日的诗情画意中只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闲情逸致一般。


孙哲平勾了勾嘴角,“做不到。我只会对你和荣耀好一点。”


电话那头停顿了半响,就在孙哲平以为自己把女友堵得说不出话来的时候,门铃作响了。微妙地,悦耳的铃声从房间外和手机里同时直击他的心。


“哲平,开门查水表。”



*****

气喘吁吁的俩人在漫长的深吻后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孙哲平把她顶在门上,贪恋地抚摸她的秀发,忍不住又耳鬓厮磨了一番。


“走,领证去。”孙哲平把她扯进怀里,重新打开门。


“这么急?”


“等不及了,老子想上你。”


“别没羞没躁的……诶等等,你领证只是为了sh………上我?!”


“没有的事!上你是蓄谋已久的,领证只是突然想起来罢了。”



【年少轻狂,不过一眼万年;无声烈焰,燃烧在我心间】



FIN.

评论(8)
热度(123)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