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夜路(安文逸BG)

私设,OOC



晚上八点五十五分,安文逸起身把借阅的书籍插回书架上。

X大图书馆里静悄悄的,还有五分钟就到闭馆时间,二楼的灯已经有条不紊地一排排熄灭过去。安文逸放好书就朝大门走去。

他刚才的座位旁还有一个女孩,丝毫没有注意到皱着眉头渐渐靠近的管理员,依旧在埋头奋笔疾书。

“同学,我们要闭馆了。”图书管理员敲敲她的桌子。

她如梦初醒般地抬起头,“啊?已经九点了吗?”

安文逸拉开玻璃门的时候就听到一阵收拾书本的声音,他推了下眼镜,双手插在衣兜里走下台阶。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离他很近的时候却又不急着超过他,不紧不慢地跟着他的步伐。

路过一条藤蔓缠绕的石廊,安文逸感觉到跟着他的人小跑了几步,俩人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他不太起波澜的脸上难得染上一抹笑意,不过他回过头说话的时候又恢复了一贯的平静神色,“安清瑜同学,一起走吧。”

安文逸大概知道她跟着自己的理由——女孩子嘛,大晚上的一个人在空旷的校园里行走会害怕很平常。安清瑜这么跟着他从图书馆步行回宿舍楼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不近不远保持刚刚好的距离,敢情把他当免费保镖用啊。

不过不讨厌就是了,与人方便的事做做也没差。

有时候他提早起身离开,便会没由来地想:待会儿她要跟着谁回去呢?理智如他,总会在这种想法冒出来的时候暗自嘲笑自己“无聊”,别人的闲事什么时候成了他的思考题了?在大学里,管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尽管理性的一面在提醒自己不要想太多,但是那微弱的感性却被习惯刺激着缓慢滋长。

已经被小尾巴跟到习惯的安文逸有一次没有直接回宿舍,而是拐去了离男生宿舍还有一段距离的小卖部买水。等他付完钱转身的时候就看见安清瑜抱着书无辜地看着他,女孩察觉到他看过来的视线,慌忙低下头调转方向朝女生宿舍跑去。

安文逸望着她隐没于黑暗中的身形,轻笑了一声——以后还是自己“称职”点直接进宿舍吧,那段路黑灯瞎火的,她跑这么快不怕摔?

他这次没想起来嘲笑自己无聊。

听说安清瑜在X大还挺有名的,她在军训最后一天的晚会上的表演技压全场,清亮的歌喉让在场的男同胞们纷纷开始打听她的个人信息。安文逸在她唱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就停止摆弄手机,他抬头,台上的女孩带着淡淡的微笑,用歌声给烦躁的夏夜带来一丝清凉。

几个小时以前,联欢晚会对于安文逸来说就是一种浪费时间的存在——有这功夫念矫情的诗、唱老掉牙的军歌、听完全找不到笑点的相声,还不如回寝室玩荣耀,直到他抬眸望见安清瑜。

有些情感就是这么不讲理,冒头了便无法打压下去。

飘远的思绪回到此时此刻,四周很安静,只闻蝉声。昏黄的路灯透过缠绕石柱的藤蔓铺散在女孩身上,俩人间的距离刚好让安文逸捕捉到对方脸上惊讶随即又转变成害羞的神情。明明在台上的时候那么自信。

嗯,反差萌其实也不错。

女孩迟疑地往前挪了半步又停住了,“那个,同学,我……不是有意要跟踪你的,我……”

“我知道,不介意的话一起走吧。”在对的时间说适宜的话做恰如其分的事,一直是安文逸所擅长的。

“哦……好。”安清瑜回以羞涩的笑容,快走几步到他跟前,“麻烦你了安同学。”

一点都不麻烦啊。安文逸回身向前,刻意放慢步速,让两人刚刚好能够并肩。

*****

安清瑜是在校园辩论赛上知道安文逸的存在的。两方嘴仗打得火热,就在正方快要在反方的言辞挑衅下跑偏的时候,那个坐在辩论席上略显格格不入的男生站起身推了推眼镜,一阵有理有据连珠炮轰得对方辩友哑口无言。

口才不错,思路很清晰,一针见血,秒杀。

很长一段时间安清瑜都认定安文逸是个攻击性强又油嘴滑舌的人,毕竟不是谁场场辩论都能在赛点成功扳回一城。

可惜现实总是放想象的鸽子。平常的安文逸是个理智的家伙,三思而后行,甚至有一点高冷,反差巨大。可是安清瑜发现自己更喜欢安文逸了。

是的,更喜欢了。

马哲这种无聊的公共课上她会盯着安文逸的背影发呆,偶尔在走廊里擦肩而过她会开心好长一段时间,图书馆里他偶然拉开她身旁的座椅……安清瑜发觉自己的手都快握不住笔了。想象被撕裂后,她不仅没有失望,内心满溢的爱慕快要决堤。

安清瑜歌唱得好,但本人更爱语言类的科目,没课就扑在图书馆里。她不是学霸,只是一个比别人更努力的学呆而已,经常在图书馆待到闭馆。如果那天安文逸恰好坐在她附近,心情愉悦那么学习效率也会高。

有时弄到太晚而安文逸又提早离开的时候,安清瑜只能战战兢兢地一路小跑回去。

然而就在安文逸要求和她同行之前的一段时间,安清瑜发觉了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他在图书馆待着的时间越来越长了。而且在她快要结束一天学习的时候恰好站起身放书,等她匆忙理好东西出去,总能看见他在不远处稳步行走,像是在……等她?

……够了安清瑜,别痴人说梦了。

不过就算如此,安清瑜的内心深处还是盼望着安文逸有一天能回过头来,对她说——

“安清瑜同学,一起走吧。”

*****

现在的安清瑜和安文逸处于互不挑明的暧昧状态,一个还是害羞不敢开口,一个则认为还没到时候。

至少现在路灯下漫步的俩人不再是一个“高冷”地走在前头,一个惶恐地跟在后头。两个人肩并肩漫步过秋日的落叶和寒冬的积雪,聊聊学业和对未来的憧憬。大部分时间是她在絮絮叨叨,安文逸偶尔插个一两句,倒是解了她不少的疑惑。

“你玩不玩荣耀?”安文逸开口的时候略迟疑,在他眼里,安清瑜这种以学业为重的乖孩子可能连荣耀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不是没碰到过这样的人。

“荣耀?”安清瑜的反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女孩眼前一亮,有些欣喜地问道,“你也玩的吗?几区啊?什么公会?”

“第十区,霸气雄图的,角色是个牧师,叫小手冰凉。原来是我妹妹的号,她不玩就扔给我了。”

“好巧!我也是十区霸气雄图的牧师,ID青玉……咦等等,”安清瑜似乎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安文逸你就是小手冰凉?那个上次刷野图BOSS的时候奶到一半掉河里去的牧师?“

安文逸一愣,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推了推眼镜,“咳……总比你好。听说青玉有个外号叫‘死神’,让你刷血你刷蓝,结果害会长被爆了一件橙装的就是你吧。”

“谁、谁是‘死神’啦!呸呸呸太不吉利了!!我手残才没给会长刷上的!!至少……至少我从来不会掉河里!!!”吼完安文逸,安清瑜的脸都快红得冒烟了,早知道就不自报家门,丢脸死了。

安文逸见她那害羞的模样,笑容止不住地扩大,“待会上游戏我带你,保证一周让你去除掉死神的外号。”

“哦?真的?”她狡黠地眨眨眼,“那我也会看护好小手菊苣不让你掉到河里去的。”

俩人说完都笑了起来。还真是……缘分呐!

*****

安文逸休学了。他说他要专心于荣耀职业联赛。

安清瑜心里被激动和难过两种情绪搅得天翻地覆,她知道职业联赛对于安文逸意味着什么,但也不舍他的离开,又要有一段时间独自行走在路灯下,没有他的陪伴,没有人可以让她毫无顾忌的倾诉……

安文逸突然的凑近吓了她一大跳,高了一个头的男人第一次紧紧拥抱她,贴着她的左耳说了些什么。安清瑜拼命集中注意力却还是有些恍惚。

诶?他刚刚说了什么?她剧烈的心跳声甚至盖过了机场的广播。

“等我回来……有话想对你说。”

*****

安文逸从未如此期盼过夏休,就算对暑假都没有这么深的执念。

兴欣夺冠。第十赛季总冠军,那个他从不敢想象的殊荣真的降临了。除了狂喜,安文逸心中还有另一种迫切的心情,想要告知远方等候的女孩他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

一堆官方的、投资方的商业活动涌来,战队所有人都暂时脱不开身。他打电话对方关机,发短信也没有回音,安文逸焦躁地坐在摄影棚的休息室里,胸闷得难受。

更加令人头疼的事情还在后头——他的小手冰凉是兴欣唯一的人妖号,没法出cos照。就算是叶修被逼无奈套上君莫笑的行头也厚着脸皮上阵,队友们在嬉笑怒骂中一个不剩离开休息室。

最后一个走的陈果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别有深意地朝他笑笑就带上门出去了。

好烦躁,死一般的寂静中安文逸感觉自己要爆发了。理智是什么?可以吃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们大概快拍好了吧,安文逸这样想着,敲门声响起。打开门他就愣住了,日思夜想人正穿着小手冰凉的装备笑盈盈地看着他,“怎么样?好看吧……下次还舍得把小手掉河里吗安巨巨?>.<”

……诶?

安文逸傻愣在门口的时候,就见兴欣一帮奇装异服的队友们忽地从拐角处涌过来。

“亲一个!”

“抱一个!”

“抱个屁!直接摁倒省事儿……诶我说妹子你就从了小安呗,让我大兴欣第一奶给你刷个希望祷言,倍儿爽!”魏琛一边拿死亡之爪挠痒痒,一边特没下限地开口说。

“老魏下限托托牢,除了调戏妹子你还会什么?”叶修直接无视禁烟标志,欢快地吐着烟圈,“还是哥给力啊安巨巨,火眼金睛地帮你从报名的千万脑残粉里挑出了真爱啊……到时候红包什么的就不用了,给哥来一箱中华。”

“我就呵呵了,老叶你还不是暗搓搓地在改银武的时候偷看了人家的好友列表才知道的?就得瑟吧!”方锐卖队长卖的毫无压力。

安文逸反应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掏口袋。戒指呢?不在左边?!明明记得放进来了啊?不会吧难道留在网吧里了?右边看看……右边……哦!有了!

亮闪闪的冠军戒指一秒套上安清瑜的左手无名指。“我……呃,你知道的,明天……明天和我一起回去……身份证带了吧,”安文逸拽进了拳头,在起哄声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硬着头皮把话讲完,“下了飞机先去民政局。”

话音刚落,兴欣的好(神)队(助)友(攻)们又炸开了锅。“不愧是哥冒着生命危险从霸气雄图挖来人才,够给力!”

“啧啧啧,没想到兴欣第一个脱团的居然是安文逸,好想举火把!”

“咦?去民政局干嘛?”

“包子,不懂自己问度娘啊。”

“好嘞……啊呀,没流量了。”

“老板娘快给包子买个无线流量套餐。”

“你们真是够了……”

*****

毕业晚会,最后一个节目结束后,安文逸陪着安清瑜回宿舍取行李。

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不同的是俩人不仅并肩而行,靠近的两只手更是紧密地十指相扣,钻戒反射路灯的光线,夜色也掩盖不了它晶亮的光芒。

“直接把行李搬去我家吧。”

“好……那个,文逸,你去H市之前在机场不是有话想对我说吗?是什么啊?”

“夏休期的时候我每天送你上下班。”

“不是这个!”

“……我的比赛你记得看啊。”

“也不是这个嘛!”

“我爱你。”

“……”=////口////=


FIN.

评论(4)
热度(85)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