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最佳损友(唐柔中心,cp杜柔,生贺)

  • 给唐妹(han)子(zi)的生贺文

  • 蛇精病损友和柔哥的故事

  • CP杜柔+方锐X原创妹子,不喜肾点

  • 损友大概会是下一篇全职BG的女主【大概



如果唐柔是男的,她秒嫁——萧晨一直在念叨,从她认识唐柔开始就没停过。


“那些臭男人和你一比都是渣渣。首先在你颜上面就甩了他们大半个地球了,其次是身材……没有八块腹肌还敢要求女人丰乳细腰大长腿,回家喝奶去吧!再来是修养和三观……我就呵呵呵呵呵啥都不说了,快看我的绝望脸。”萧晨竭尽所能地扭曲她的面部表情。


唐柔浅笑,纤长的手指捏住了好友的腮帮子,本意是为了放松她纠结起来的面部肌肉,没想却雪上加霜让萧晨的表情更加滑稽。


“哈哈,”唐柔忍不住露出一口白牙,“小晨快把眼珠翻下来,旁边人都在看你呢。”


她俩周围一圈露出嫌弃表情的同学,都在唐柔的视线扫过来时装作四处看风景了。有些被美女视奸羞红了脸低头扒饭,有些则在她的眼神中读出了威慑。知道缘由的人不禁感叹:唐美眉又在护短了。


萧晨真好命啊。男同胞们集体叹息,一个美女护着另一个美女,虽赏心悦目,却又让人心生凄凉——他们竟然连一个不把自己当女人的蛇精病都比不过。


蛇精病萧晨毫无自觉地揉搓面颊,刚刚用力过度加上唐柔的拉扯,脸差点别筋。“爱看看,不看滚,不要打扰爷用膳……柔哥你吃你的,别管他们。”


“……”萧晨豪迈地端起汤一饮而尽,作势要学大侠拿袖子管擦嘴。唐柔无语,眼明手快挡下她的魔爪,“小晨你是男的我绝对不嫁。”


“啧啧,被嫌弃惹,”萧晨拿过唐柔递来的餐巾纸胡噜嘴巴,“word sing how learn。”


唐柔挑挑眉不予理会,用她这朋友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吃药时间到了”。“小晨,你真的不用来我家上礼仪课?”


萧晨扯鸡腿肉的手一顿,露出略讥讽的表情,“行了柔哥,别折磨你家那位快更年期的阿姨了,气得别人提早停经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我啥都不做,就能把我爸请来的礼仪老师唬走5个呵呵。”


“这么夸张?”


骨头夹缝里的肉撕不下来,萧晨直接上嘴,“我可没故意为难她们,是她们自己知难而退的……其中有一个认为我还有救,却坚持了半个月就又呆不下去了。你知道她临走前和我爸说了什么吗?”


“什么?”唐柔预感又要出什么经典名言了,萧晨的人生就跟段子大集合似得,她早就习惯了。


“她说,”萧晨嘎嘣一声咬碎了那块鸡骨,“‘你女儿她是人么?!’”


“噗……对不起,”唐柔笑眼弯弯。


“没事儿,笑吧,爷就这熊样了。”卡在骨头里的鸡肉总算是进了萧晨的嘴巴,“对于这种评价我是无所谓了,可我爸较真了,他去投诉了那个女老师,说:‘虽然我女儿五大三粗的,可你身为老师这么羞辱学生合适么?我没欠你工钱我女儿也没惹你啊?!’”


唐柔搁下筷子擦嘴,“好想为那老师点根蜡。”


*****

唐柔对萧晨承认自己是个壕的时候对方在淡定地抠脚,“柔哥,其实我也是壕……啊!穷得只剩钱了,好空虚寂寞冷,就让我一个人孤独地随风而逝吧。”


万万没想到。


唐柔不会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她的人生奥义从来都是活自己的,在不断挑战中完善生命的意义。


但是她不想在一个她认同的挚友面前有所隐瞒。在说出口之前她设想过无数可能:比如扑上来抱大腿的,高冷仇富的,嘲笑说不可能的,又或是听到她爸的名字就说不出话来的。她万万没想到,在这样一所普通高中里同一间寝室的姑娘也是个壕,壕得这么……接地气。


萧晨跳下床去洗手,等她擦好手把毛巾甩在肩上出了盥洗室,就瞥见那个说自己是壕的美女室友还愣在那里。“行了,柔哥,呆萌的表情实在跟你不搭啊赶快收起来……诶对,就是这个高冷模样,防狼防拜金防三观不正专用,百战百胜。”


唐柔噗呲一声笑出来,笑不露齿是什么?可以吃吗?


“小晨你是怎么瞒这么久的?”


“我?我根本不用瞒,就我这大老爷们气场,把钱甩别人脸上都会被骂是假钞。‘你再造谣我报警了啊’——我初中同学就是这么伤害我的壕之心的,唉,人心不古哇。”萧晨凑到唐柔旁边,露出一副求安慰的可怜相。


几年后的唐柔路过兴欣网吧看到老板娘陈果时,产生了深深的即视感。只不过叉腰骂街赶砸场子流氓的果果威武有余,灵动不足,有时候过于美好单纯了。


萧晨骂人不带脏字儿,嘲讽指数直逼叶不羞,接地气,真性情,三观够正,你对她怎么样,十倍奉还。陈果和萧晨之于唐柔都是一辈子的朋友,都能在她冲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做她坚实的后盾;在她转身之时假装埋怨/高冷地指着她的脑门说表示:你冲慢点会死么?


但人终究不可能如出一辙。唐柔其实有跟陈果提过她是壕的事,却被对方哈哈大笑着糊弄过去了。“小柔别闹,哪个壕爹会允许闺女在网吧里混日子?”不是讽刺的嘲笑,而是那种看遍冷暖的大姐大对“看起来像离家出走的姑娘”的关怀。


不过同样让她万万没想到。


*****

「小晨,我预感会在兴欣网吧待很久。」唐柔窝在棉被里,给那个在通讯录单独分组里的人打电话。


「啧,会有天使替我爱你什么的,想想就有些小嫉妒呢……要幸福啊柔哥。」听起来比三年前沉稳的女声从听筒里传出,豁达的人语气里竟然有些惆怅。


「怎么了?」


「柔哥,我好像找到我的专属礼仪老师了……在他面前我感觉像被捆住手脚一样……是心甘情愿的那种……先不说什么刻意摆出的高冷姿态了,我连呼吸都不顺畅……柔哥我好像恋爱了,怎么办?你没经验,那谁来拉住我不要陷下去啊?!」


笑容在唐柔脸上扩大,隔着电波她仿佛能看到对方苦瓜脸,可怜兮兮地求埋胸求抚摸。不过有一点萧晨说对了,她没有恋爱经验。相较于萧晨黑渣男黑得得心应手,唐柔反而对男人这一群体没有什么实感,向她表白的络绎不绝,看的上眼的完全没有。唐柔有时候不禁想,是不是身边有个不是男人胜似男人的损友在,反衬得那帮捧着鲜花、抖着手递情书的男人很弱鸡。


“柔皇臣妾冤枉呐!”萧晨面无表情地说出逗逼台词,“臣妾虽然是个画风错误的蛇精,但也是雌性啊。你怎么能把葫芦娃们的不给力怪罪到奴家头上呢?依老臣之见,皇上也有纰漏之处啊。”


“哦?爱卿为何出此言?”相处久了,脑电波自然能对上。


“皇上你太威武高冷。”你比男人还男人,男人还算人?自然便无处觅良人。萧晨粗鲁豪放,思想上还是性别为女的,所以她会说“唐柔为男她秒嫁”的话。


「喂?柔哥?怎么不说话啊?手机没钱了?老板这么抠都不给你发工资?还是你被我雷晕了?呜呜,柔哥你死得好惨呐!」


唐柔及时打住了她的满嘴跑火车,「怎么认识的?对方如何?我给你把把关。」


*****

“你就是唐柔?”方锐第一次在电竞周刊上看到这个无死角美女就认出了她,此番来兴欣近距离欣赏花容月貌,便更加确定了。


呵呵,不认识不行啊。方锐无奈表示,唐柔在自己女友的通讯录第一条,照片是屏保。当方锐问起萧晨她是谁的时候,萧晨总会露出“回忆往昔”脸,颇忧郁地45度角望天,“我前男友,我逝去的青春。”


蛇精病。方锐伸手挠她的头,叹息着想自己堂堂猥琐流大师,怎么就栽在一个蛇精病手里了?


“情敌”唐美眉朝他“高冷”一笑,战法寒烟柔把刚转型的气功师虐得满地找牙。


*****

时间在年轻男女沉迷荣耀时大摇大摆地走过,就像退役成兴欣幕后黑手的叶修从各公会眼皮底下抢BOSS一般横行霸道。


20XX年4月12日晚23点55分,叶修令人意外地拒绝了唐柔的副本邀请,反而朝哈欠连天的老板娘打眼色。陈果一看时间立马来了精神,边掏手机,边去屋里把睡眼惺忪的战队成员们喊起来。


包子嘴快,推开训练室的门就朝着唐柔大喊“生日快乐”,接着就被恨铁不成钢的老流氓魏琛拉去一边谈人生了。


不过被透了底也没关系,一群人索性挨个向唐柔表达了祝福,反正重头戏不在于此。


23点58分30秒,耳尖的众人听到楼道里传来脚步声,似乎是几个人一起匆忙地朝他们门口走来。


23点58分50秒,钥匙在转孔中停住,咔哒一声门开了。陈果和苏沐橙掏拉炮的手僵住了——原本应该手捧玫瑰和蛋糕求婚的杜明,被矮了半个头的美女揪着后领扯进屋,身后跟着的是下午就神神秘秘地翘训出门的方锐。


方锐拎着两个大蛋糕无语地站在玄关处,看自家女友豪迈地调戏可怜的杜明。


萧晨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手执大束玫瑰深情地看向唐柔,“唐柔,嫁给我吧!……看到没杜明?求婚就要这么霸气,像你那样畏畏缩缩的还想娶柔哥?快乘飞机回S市跟着你们轮回的荣耀脱团第一人好好学个30年再来吧!”


说完就把玫瑰塞进杜明的怀里,“来,还有30秒,不成功便成单身狗!上吧杜明!”


大概是“单身狗”三个字深深刺激到杜明了,单箭头多年的他终于在挂钟敲响的那一刻说出了酝酿许久的那句话,“嫁给我吧!唐柔!”


以及,生日快乐。萧晨在心里默默补充。


礼花洋洋洒洒,唐柔在同一时刻被多种幸福包裹,心里暖得说不出话来。在她不知疲倦地追求自我的道路上又多了一份陪伴,一个坚实的、充满爱的、无法被忽视的港湾。


还有那些沉淀许久的友情、豪言与希望,足够支撑她坚定地走下去。








【生日快乐,唐柔。】


【愿一如既往,威武雄壮。】


【荣耀不败】



FIN.

评论(11)
热度(64)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