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爱的拥抱(方锐BG)

时间设定:方锐离开呼啸前到加入兴欣后

猥琐流大战蛇精病

私设,OOC

关于萧晨和唐柔的友(jian)情(qing)文,请戳:《最佳损友》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炸药包。我去炸……♪”

“对不起我来晚了!”喘着粗气的陌生男声在萧晨的头顶响起,打断了她的炸学校之歌。萧晨抬眼说了声请坐,就又低头继续和手里的基围虾做斗争。

男人点了酒水,在服务员给他端来的空当里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至少对他来说很不适应。从来没有哪一次的相亲过程是这么一个开头——往昔那些被逼着出来钓金龟婿的大小姐们都对他趋之若鹜,眼睛根本离不开他的脸。

他对自己的容貌还是异常有信心的,当然还有把妹的本事。听说萧总的千金是一位非常难搞定的姑娘,攀龙附凤成瘾的他就跃跃欲试了。可惜出师不利,对方那看到他的脸像看到一张大烧饼的眼神让他觉得事情要坏。

“小晨,对不起啊,公司的事耽搁了,我很抱歉。我……”男人试着用服软的柔情攻势击溃对方。

“谁准许你叫我昵称了?我们还没熟到这种地步吧。”解决掉一只虾的萧晨把魔爪伸向了盘子里剩下的小可怜们。“世界上目前只有三个人可以这么称呼我,我爸、我妈和唐柔。”

听到唐柔的名字男人狠狠抽了抽嘴角,脸色变了几变才恢复正常。他又想起了那日唐书森似笑非笑的脸,“你确定要约我女儿?”他如何都忘不了被唐柔支配的恐怖。

如果他知道唐柔那些不痛不痒但着实令人恶心的整人小手段是得自萧晨的真传,那他今天绝对会背上炸药包来相亲。

“小晨,别这么见外么,我们……”男人说到一半说不下去了,萧晨那绝无半点玩笑意味的狠戾目光正直直地射向他。

她瞪了他半响,忽然露出一丝冷笑,从包里掏出一个档案袋递给男人,“李总真是大忙人啊,后宫三千都快把铁杵磨成针了吧,嗯?需不需要我给你预定阿波罗男子医院的专家门诊?”

男人全然没有理会她的嘲讽,因为袋子里明显是偷拍的照片让他脸色煞白。有他刚刚在街上搂着其他女人的,有他在办公室里和秘书调情的,还有他在宾馆里啪啪啪的。

萧晨甩手把一罐底片扔在他手旁,“和我爸对头的女儿日均滚床单0.3次,和秘书全年工作时间亲密接触,就在刚刚还和那位社交圈有名的公车搂搂抱抱……李总,你这么屌,你的屌吃得消吗?……你明知道这么做还想来泡我,结果是我爸让你们李氏集团分分钟破产,却还要以身犯险……是脑回路烧坏了吧?嗯,看来还得给你预定N市精神病医院的门诊啊。”

男人脸色渐渐漆黑,被人扒了皮的怒气从心底升腾,“萧晨你他妈别太得瑟,像你这种男人婆,就是扒光了扔床上都会让男人萎掉。萧镇南真是倒了血霉,有你这种粗俗低劣的女儿……你看看,约的都是什么地方,街边小餐馆?!我这种身份居然来这种地方和一个不懂规矩还没从象牙塔里出来的黄毛处女……相亲?!”

“啧啧,妖精终于现原形了……”萧晨乐得只想打滚,刚刚还高贵冷艳的阔少公子转眼变骂街泼妇,“处女怎么了,我自豪,我为国家省套套……还有,N市的小吃这么有名,你要是再敢嫌弃就让你分分钟混不下去。”

男人灰溜溜地从店门跑出了,萧晨一盘虾也解决得差不多了。她耸耸肩,侧头朝邻桌那两位打扮的像做贼似得男人放嘲讽,“两位,偷听得爽吗?”

*****

“姑娘,你男朋友跑了不去追回来吗?”方锐忍不住要猥琐。他和林敬言随便拉开门进来的餐馆居然有这么好笑的事情真是始料未及。事情神展开的时候,他们默默为姑娘惋惜,也为有这么渣的同类感到脸上无光;但是到最后,他们只想为那个李总点根蜡了。

“不是男票,我只不过是来检验这只三条腿生物是否合格的质检员罢了。”萧晨做出“深藏功与名”状,“产品不合格,还需要留着么?”

一个人吃独食太无聊,萧晨索性和旁边的拼桌了。为个臭男人耽搁了太多时间,她还没吃饱呢。

“唉,被那样嫌弃你都不难过吗?要不要我奉献一个爱的拥抱疗伤?你看我真诚的眼神就知道了男人也可以绝无半点虚假。”

萧晨抬头扫了方锐和林敬言一眼,扬扬满是油腻的手,“呵呵,爱的铁拳要么?方锐大大你这么猥琐冯主席知道吗?听说联盟总部最近救心丸的进货量骤增啊。”

方锐还想说些什么就被林敬言制止了,“好了方锐,你再逗萧姑娘,小心她让呼啸分分钟破产。”

“啊呀我好怕怕哦。”

林敬言扶额,听他们你来我往大放嘲讽真是受罪啊,偶尔还会躺枪。有一个猥琐的副队已经够刺激的了,结果又碰上个猥琐的……呃,应该可以成为“姑娘”吧?

诶,前面那位跑掉的小伙伴等等我,求一起在夕阳下祭奠这两个人逝去的节操。林敬言的惆怅连美食都治不好了。

*****

萧晨发现自己租的公寓和方锐家是对门实属偶然,毕竟俩个都是常年住宿舍的人。萧晨周末还会回来逍遥两天,而方锐基本上只有过年和夏休期待在家里,只是这两个假期萧晨基本上都要回B市。

所以说他俩要来个擦肩而过还真是牛郎织女般艰难。

年前的比赛萧晨有去呼啸体育馆买票观看,明明选了离出口最近的座位,却还是在赛后没有拦到出租。萧晨寒风中凌乱了两分钟,最终叹口气,决定走个半小时回家,权当锻炼身体呗。

可是她段子一般的人生怎么少的了狗血的相伴——才走了几步,一辆心心念念的出租停在了她身侧。没有白马王子,只有刚刚恶心了对手的呼啸副队猥琐方从车窗里探出头,朝她笑得灿烂,“土豪晨,要搭车不?”

*****

一觉睡醒打开门,萧晨就发现自己本该在B市的父母从对门邻居家里走了出来,有说有笑的,气氛其乐融融。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萧晨朝倚在对门门框上的方锐挑眉,对方摊手耸肩,表示自己什么坏话都没说。

“来陪你吃年夜饭,”萧镇南欲言又止,“爸妈后天要去海南那边参加商业聚会,主办方要求带家属的,呃所以……”

萧晨接过两老的外套挂好,毫不在意地朝父亲摆摆手,“我懂,爸,你就带妈妈好好去玩玩呗……我就不跟去砸场子了。”

萧镇南有些愧疚,再粗俗毕竟也是自己的女儿,这样会不会太伤人了一点,“嗯,所以爸爸我给了一个补偿,小晨你肯定会喜欢。”

“什么?”

“那个方锐你妈和我刚刚摸过底了,是棵好苗子。小晨要是喜欢就趁早拿下!”

年夜饭最终是在方锐家里吃的,萧镇南弄来一大堆食材。俩对老夫老妻表面上在乐呵呵地看节目,实际上正暗搓搓地讨论在厨房忙活的两个小年轻。

萧晨在面包粉里滚虾,厨房里锅碗瓢盆偶尔演奏和谐的交响曲。方锐瞧见她专注的侧脸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萧晨似乎只有做菜的时候能如此动作优雅,神情沉静,有那么一点女孩子的自觉。他看着这样的萧晨,心底忽然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想要靠近,想要更加了解她。

“抱歉,拿个盘子。”

萧晨在方锐贴上后背的一刹那手抖,虾啪地掉进碗里,溅起一层白尘。背后男人的左手自然地环过她的腰借力,另一只手在她头顶上方的橱柜里找东西,小心翼翼不让她的腹部硌在流理台上。

盘子到手,方锐却丝毫没有要撤离的意思,他索性两只手一起搂住她,俩人间严丝合缝,可乐坏了在厨房外偷看的两位母亲。“土豪晨,你说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好不好?”

“……锅里的鸡汤要是煮干了我就喝你的血啊猥琐方。”

*****

拉炮作响,彩纸飘散得到处都是。方锐替萧晨拂去发丝间的闪亮,把她拉进自己怀里。“小晨,杜明都成功了,你要什么时候才能答应我的求婚?”

“方锐,”萧晨声音里的哽咽吓了他一大跳,他低头,却见自家女友眼里闪着晶莹,幽怨地瞪视乐成傻缺的杜明,“下一场对轮回,你把杜明虐死了我就嫁给你,说到做到。”

“遵命!老婆大人!”方锐收紧怀抱,在心里为杜明点了根蜡。




FIN.

评论(6)
热度(72)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