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全职高手同人】高数情缘(罗辑BG)

标题已放弃治疗

选高数,get男神

私设,尽量不OOC



“……以上,是我今天报告的主要内容,谢谢大家。”

罗辑今年35岁了,成就卓越,桃李簇拥。身为国际知名的数学家,他每年都要奔波于世界各地,演讲、课题研究、讨论会、实验组合而成他日常生活的重要部分。

不过一些有心的记者为他做专题报道的时候,惊讶地发现这位功成名就的罗教授在15年前竟然是一位电竞选手。任职的地方赫然是如今荣耀界的悍马——兴欣战队。

一段并不久远的过去,一段振奋人心的辉煌。他们的青春,他们的荣耀。他为之拼搏过,挥洒的汗水激荡的热情最终沉淀为内心深处的记忆与爱。

其实这段经历不算隐晦,罗辑也从未隐瞒过什么,只是旁人无从把眼前这位温和睿智的教授和多年前那个手忙脚乱操纵召唤兽的愣头小子结合到一起。

他打比赛的时间不长,却又足够多的场景供他回忆……

“……罗教授?罗教授?”记者出言唤醒沉于往昔的男人。他是过来给罗辑做专访的,今日不谈学术,只谈生活和回忆。没想到他刚问出“学生时代的记忆”这个问题时,对方思考片刻后便没了回应。

“啊?哦,对不起,有点走神……还是刚刚那个问题吧?”猛然回神的男人朝记者不好意思地笑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

“是的,能否请罗教授谈谈那时候让您印象深刻的人事物呢?”

记者先生注意到,只要提到过去,面前的人便会褪去研讨学术时的热情和十二分的严谨,神情渲染上温暖的色彩。

罗辑勾起嘴角,有些自言自语般开口,“印象深刻的……只能是荣耀和她了吧。”

“荣耀?那款长寿的游戏?”

“对,现在想想还是会激动得发抖呢,两次触碰冠军奖杯的感觉实在太好。”罗辑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得心潮澎湃。他有点记不清第一只奖杯的样子了,不知道是那时候折射舞台灯光太过闪耀,还是他的眼泪形成了一道晶莹的屏障,阻碍了他确认这从不敢想象的殊荣。

那一刻他彻底理解了叶修对冠军的执着。“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中,他硬是听见了高举奖杯的荣耀之神的话语。没有通过扩音器传向四面八方,却深深刻进了他的心底。

罗辑看到老板娘哭出了声;魏琛颤抖着嘴唇红了眼眶;苏沐橙站在叶修身侧,覆住了叶修抱着奖杯的手;包子的大掌快把他肩膀都拍碎了;乔一帆捂着嘴笑着流泪;安文逸抬高镜架拿面纸拭眼角;方锐嚣张地说“老叶快退休兴欣就交给我吧,你看我真挚的眼神”,罗辑只看到他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唐柔被陈果抱着,坚定的眼神格外透亮;莫凡的反应最小,但因为站得近,罗辑清晰地看到他不断握紧松开的拳头。

“那‘她’又是……?”

“我妻子。”

记者差点没被他的笑容闪瞎了眼,感觉面前人的幸福都快满的溢出来。他翻阅手上的资料,罗夫人的照片总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到底在哪儿见过呢……?

“您夫人是?”

“施云佳,荣耀联盟的现任主席。”

记者恍然,原来是在自己侄子看荣耀颁奖典礼的时候瞄到过几眼,是个美人,所以不免有些印象。

罗辑离开兴欣战队后,他的召唤师昧光被一个女孩子继承,继续在职业战场上发光发热。他还记得施云佳使出吃奶的力气把行李扛进上林苑的住处,很不巧那天电梯坏了,他应声过来开门,女孩扶着他的肩膀喘了两分钟才平复过来。

“罗辑大大给个签名呗。唔,联系方式方便的话能留给我吗?”施云佳喘匀之后立马掏出一个荣耀周边笔记本,眼神迫切地看着他。罗辑接过,封面上的被召唤兽环绕的昧光让他有点不好意思,当初随便玩玩建立的号,现在居然也有了崇拜者。

罗辑签上大名并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给她。施云佳当做珍品一般反复婆娑那串笔迹让他的脸上蔓延红晕。

不过女孩的下一句话打碎了他所有的尴尬。“那个,罗辑大大……你可以帮我补习高数吗?”

记者发出善意的笑声,作为一个曾经手欠选了高数选修结果被虐的死去活来的过来人,记者先生忽然就产生了共鸣和颇多感慨。让数学天才帮忙补习,还真是作弊啊。

“您夫人也是数学系的?”

“不是。云佳学英国文学的,自我评估不够全面选择去挑战高数,结果差点挂在上面。”

谁都不知道日后叱咤风云的荣耀第一召唤师结束每天的训练后,都会和已经退出荣耀舞台的数学高材生视屏通话,乖乖地接受对方的指点。

初次教学让罗辑恨不得破开电脑屏幕冲到对面去揍她一顿,“你上课时间在梦游吗?”一向平和友好的罗辑难得喷出垃圾话,视频窗格里的姑娘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啊呀,这不是有罗辑大大在嘛,你会教我的对吧对吧对吧?”

“唉……我都答应你了当然教。不过你也要上点心,不然就算我把脑子借你了也没用。”罗辑假装生气,“你平时多挤点时间出来学习知道吗?”

此话一出,女孩立马露出了苦瓜脸,“大部分时间都在训练,空下来要弄专业课,有时写写网文……嗯,我尽量。”

“要不你学安文逸把课业先放一边,一门心思打游戏怎么样?”罗辑有些心软,做过职业选手的都知道训练的艰苦,累了一天还要分精力来学习不擅长的科目,就算他这样的数学高材生也觉得挺困难。

“……罗辑大大你让我考虑两天。”

“后来怎么样了?”记者问。

“云佳坚持下来了,游戏、专业课和高数选修一样不落都很棒。”

记者先生松了口气,这样的结果感觉上很励志也很厉害,但是它带来的疲劳和精力的消耗是巨大的,他打心底里佩服施云佳。

罗辑内心何尝不牵肠挂肚,生怕有一样不如意会对她造成影响。也许是职业寿命缩短,也许是档案上成绩栏的鲜红数字,无论哪一样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幸亏她做到了。施云佳那张大二的期末成绩单截图一直保留在罗辑的电脑相册里,尽管她三不五时地提起来让他删掉,都被他打着哈哈混过去了。

这是纪念,不仅仅有他的教学能力体现,更多的是女孩的努力。她一直都在证明自己,她能做到,能做得更好。

罗辑喜欢这样的她,为荣耀、为学业、为她执着的事物奋斗,从不言弃,跌倒了重新爬起来,无论何时都是如此朝气满满。让他在无数报告、实验、课题的成功中能够有私人的、独属于自己的喜悦,这种满足感让罗辑明白了一件事——

他恋爱了。

他离开后不久叶修也退役了,兴欣萎靡过一阵子,遭受的质疑铺天盖地。阮成蹦哒得尤其欢乐,上蹿下跳只为抹黑兴欣。

那段时间,每晚的补习时间已经减少至一周三次,施云佳主动提出的,她说:“不能让我这个拖后腿的阻碍了天朝数学界的发展。”

鉴于她成绩提升很大,自己也确实需要花更多时间在研究上,罗辑答应了。“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不会啊,罗辑大大你小瞧我?”

“没有……云佳……你不是拖后腿的,无论对我还是对兴欣。”罗辑叫她名字的时候声音都在抖,他想这么亲密地称呼她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勇气。但是看到她如此妄自菲薄他很心疼,被当做短板或是吊车尾的感觉其实兴欣的初代成员多多少少都有过,但是他们都在抨击和指责中挺了过来,成就战队和自己的辉煌。

罗辑要把自己曾经的拼搏和热情跟她分享……以及他那再也压抑不住的情感。

“……罗辑你终于叫我名字了……我还在想,你要用‘你’来称呼我到什么时候呢~”不是“大大”,而是“罗辑”。

也许,他们都在等待一个明确心意的时机。现在终于天时人和,独缺地利。

他们在兴欣重振雄风的那个夜晚拥抱,休息室被特意留出来给他俩,留出两片期待已久的心相会的空间。

罗辑步出办公室时天色已晚,接受完采访不知不觉就到了饭点。时值9月中旬,施云佳刚刚结束世界联赛的开幕式筹备,日夜加班的天总算到了头,今晚或许可以久违地一起吃晚餐。

思此,罗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喂?云佳,我快到家了,小奕放学了没?”

“老公今天下班挺早啊……”

“怎么了?”这种迟疑的语气,罗辑觉得自己妻子似乎有话要说,“旁边很吵啊,家里来人了?”

“嗯,同事带着小崽子们来找我玩……老,罗辑大大,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罗辑失笑,怎么忽然间又这么称呼他?还有……他忘了什么?

“嗯……想不起来就算了,你快点回来吧,路上注意安全……我说小奕你别写奥数了快出去和哥哥姐姐们玩儿!”

罗辑挂断电话,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感觉,就像多年前他踏上H市土地时的心情——有什么在等着他。

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预感应验了,拉泡喷出的礼花糊了他一脸,伴随着熟悉但是更加沉稳的声音响起,“小弟生日快乐!”

“罗辑生日快乐! ”

“生日快乐!”

兴欣最初的各位奠基者,前工会会长伍晨,甚至连关榕飞都来了,一张张历经时间洗礼都无法遗忘的熟悉面孔和他脑海中最深的年轻记忆重合。

景物在罗辑眼前变得模糊,很久以前振臂欢呼的激动,冰凉的奖杯被双手捂得火热,无数个面对屏幕的日夜,汗水与泪水铸就的辉煌在年轻一代的手中延续……一切的一切都从他心底重新被唤醒。

他深爱的人在眼前笑脸盈盈,他昔日的伙伴聚在一起有说有笑,仿佛回到了过去最美好的年月。

荣耀退出了他的生活,荣耀早已进入了他的生命。



FIN.

评论(2)
热度(74)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