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孙翔BG】你所不知道的子小羊习习

BG醒目

二翔X原创女主

私设众多

傻白甜

二逼情侣日常,无比赛情节



>>>>>>>

苏黎世时间早上06:30。

荣耀世界邀请赛中国国家战队驻扎的某酒店房间内,孙翔还在蒙头大睡。

倒不是他有赖床的习惯,而是他昨晚失眠了。第二次输给那个至今认不清谁是谁的战队的队长,孙翔感受到了憋屈,辗转难眠,直到凌晨一点多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小组赛第三轮轮空,意味着接下来几天会空闲出来。孙翔没有定闹钟,他的生物钟却很准时地唤醒了他。孙翔艰难地睁开酸涩的双眼,拉着窗帘的室内昏暗无比,空调只有电源灯亮着,早已停止了制冷工作。

旁边周泽楷的床铺明明已经空无一人,他却感觉到有轻微的呼吸声在空气里起伏……然后一阵熟悉的味道入侵了孙翔的嗅觉——那是属于现在本该在国内的女友商琳的气息。

孙翔翻身拧亮壁灯,入目是商琳安静的睡颜,她似乎没来得及卸妆,整个人缩在他身旁。大概是之前空调温度低,商琳拽着被子把自己从脖颈一下都捂得严严实实的。

孙翔完全不意外她的出现。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有些发堵的胸口轻松了不少。他撩开商琳散乱在面颊上的刘海,习惯性地在心里大加嘲讽——

傻琳这家伙,来了竟然不第一时间叫醒他,缩在角落里睡就不怕摔……下……去……!!

“我靠!”还真他喵掉下去了!

孙翔伸手捞了个空,只来得及抓住了被面。“嘭”,重物着地的闷响过后,地上的人嗷得一声嚎开了。孙翔皱眉:说她傻她还真蠢……别给磕坏了脑壳啊!

他掀开棉被准备下床查看,没想却被商琳乱蹬的腿一绊,整个人歪倒在她身上,过强的冲击力让身下的人一下子被压懵了,嚎都嚎不出来。

时间静止了几秒。因为有地毯和“人肉垫子”的缘故,孙翔倒是没一点大碍。他忍住爆粗口的欲望,撑起上半身查看商琳有没有被他压疼。面对女孩那副仿佛被压傻了神情,孙翔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蠢货!”他笑得太猖狂,整个人都抖成一团。手臂撑不住就又趴下去,伏在商琳的颈间好一会儿才喘匀了气儿。

“……二翔你大爷!”腰被托住,商琳顺着孙翔臂膀的力道起身,跪坐在他的腿上,“屏住不准笑!!”

面前的男人嘴角抽了抽,似乎又要笑出来。商琳羞愤至极,搭在他颈后的手收回,遂然捏住他的面颊揉搓。孙翔也不恼,任由她把自己的脸捏出各种怪相。他收紧了圈在她后背的手臂,使两人贴得更近。

谁知道这个动作让商琳一僵,在他脸上作怪的手也顿住了。他看着她奇怪的表情不解道:“怎么?玩够了?”

“……二翔你硬了。”

“=口=……闭嘴!”

“害羞了?”犯规啊!商琳内心的小人已经在捂脸打滚了。孙翔撇过脸去不看她,但是红透了的耳朵出卖了他。她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耳垂,激得孙翔浑身一抖。

“我去!谁让你没羞没躁的说出来啊?!这是正常生理现象好不好!”

“我懂我懂,男人嘛,每个月总有那么30天左右早上会兴奋的~”

我靠又不是大姨妈!孙翔瞪了商琳一眼,“你懂的还挺多啊?”

“呵呵~关爱男友,女友有责,你要是有个闪失,我不太好向叔叔阿姨和翔粉们交代啊。你说是不是?身价800万的子·小·羊·习·习·大·神?”商琳满意地看到孙翔又要炸毛的样子,她撑着他的肩膀起身,转过去整理床铺。

身后人轻哼了一声,扯了把她的马尾,然后赶在她反身回击之前甩门进盥洗室。

 

*****

孙翔闭着眼把脸上滑腻的泡沫冲干净,他伸手抓过毛巾擦脸的功夫忽然感到腰上一紧。孙翔睁开眼,墙上的镜子里映出环在他腰上的手和商琳从他背后探出的笑脸。

他习以为常地擦干净脸,凑近镜子抚摸下巴上新长出来的一片青色。

“二翔,我帮你剃吧。”

“不要……你都说我值800万呢,一刀下去破了相怎么办?”孙翔拧着身子想要去够架子上的电动剃须刀,可惜因为腰上的阻力他没有成功。他拍拍商琳的手,示意她放开。

“你又不靠脸吃饭。再说了,反正你也没周泽楷帅。”商琳呈无赖状越环越紧。

“啧,好大的胆子!竟敢在我面前提别的男人。”

此言一出,商琳不用他扒拉就立马松开了手,惊恐地看着他那副屌炸天的神情,半天说不出话来。

没了阻力,孙翔很轻松地就入手了剃须刀,但他却没有立即拨开开关,反而转头对着受到惊吓的自己女朋友补刀:“爱我,你怕了吗?”

“……孙翔你跟谁学的总裁画风?!”

“楚队传在群文件里的小说,空下来的时候就翻了翻……这两句话还挺有气势的。”

商琳在剃须刀的嗡嗡声中倚墙捂脸——挺有气势的?重点不对好吗?!二翔你整个人都OOC了!

“二翔……”

“嗯?”

“楚队以后再传这种文上去……你……少看看……总裁文只适合心智成熟、嘲讽技能点满格的女孩子阅读。”

“哦,知道了,”孙翔点头……嗯?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靠!傻琳你说谁心智不成熟谁没有嘲讽技能了?!!”

“你。”商琳抬手戳了戳他的脸,笑得灿烂。

“哼!你给我等着!”

“等着就等着,有种你放学别走。”

*****

洗漱完毕,面包吃到吐的孙翔和从来都吃不惯西餐的商琳一拍即合,俩人直奔几个街区外的中餐馆。皮薄多汁的小笼包下肚,孙翔幸福的快冒泡了。

对方狼吞虎咽像是几百年没吃过中餐的样子让商琳发笑。她扯了张纸巾抹去孙翔嘴角残留的汤汁,他抢过来随便擦了两下,继续埋头于美食中。商琳看着他专注的神情有些恍惚,很久之前的片段又浮现在她的脑海……

那一天也是在这样的餐馆里,孙翔和她表白了。

他一边呼啦着汤水一边偷眼观察她,被发现了还装作一副“我什么都没做”的样子四处看风景。

“有事吗,孙翔?”商琳觉得她要是再不主动开口,对面的家伙能把自己活生生地憋死——他有好几次想开口说话,迎上她“请讲”的眼神示意后又退缩了。明明在学校走廊里拦住她的时候,还一副拽的二五八万的“跟着老子走有肉吃”的架势。

眼神在空气中交锋两三回合后,商琳大概知道了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果然是年级里出了名的二货,跟女孩子表白居然在这种“服务员!我的菜怎么还没上来!”的氛围里进行。

“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晚上还有补习……谢谢你请我吃饭。”

眼看酝酿了很久的表白计划就要胎死腹中的孙翔急了,他伸长手臂,起身越过餐桌把商琳摁回座位上,“你、你等一下!我有话要说!”

“嗯,你说吧。”商琳顺从地重新坐下,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憋红了脸,双拳紧握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

“呃……那个……商琳……我……我,”孙翔觉得自己简直怂到极点,竟然紧张得有些发晕,在竞技场里被人打得只剩5%的血都没这么怕过!

妈蛋,太耻了!孙翔深吸一口气,迎着商琳的目光义无反顾地……磕巴了。

“我……我……我喜……喜……”

“嗯?”不可以笑出来,商琳不断在心里提醒自己,天知道她憋笑憋得有多痛苦。她是第一次被人表白,其实有一点小紧张的,可惜气氛都被孙翔毁得一塌糊涂。平时仗着颜、身高、成绩和游戏技术都不错而在年级里横着走的孙翔,现在像被人裹了小脚似得步履蹒跚。

意外的还挺可爱的。

“我喜……喜……商琳我喜欢亻嗷!!!!!!!!”孙翔一下子捂住嘴嚎叫起来,引来不少人的侧目。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商琳再也忍不住了,“你没事吧,来喝口凉水含在嘴里会好一点。”

孙翔咬到自己的舌头了,就在这关系到他能否脱团的千钧一发之际。

孙翔,当之无愧的表白界第一人

……

“喂喂!傻琳你在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孙翔的手掌在她眼前晃了晃。他嘴唇吃得油光蹭亮,说句话的功夫又塞了只小笼进嘴,“剩下的你不再不动筷子我就接手咯。”

啧啧,跟女朋友抢吃的,亏他干得出来。

“你刚在想什么啊?”得到首肯,孙翔毫不客气地消灭着商琳的半笼美食。

“你先把嘴里的食物咽下去……”

“别卖关子!”

“好吧,我只是突然想起了你跟我表白的场景……”

“噗——咳咳!黑历史给老子统统忘记啊听到没有?!”

“哈哈哈,忘不了,太逗逼了。”

“诶等等,我突然记不起来你那天到底有没有答应我的……表白。”孙翔在“表白”二字上咬牙切齿了一番。

“没答应我能坐这儿?”

“……你说了啥我不记得了。”因为太紧张了导致记忆模糊这种事孙翔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我说,‘好巧哦,我也挺喜欢你的’。”

话音刚落,不知道为什么两人都突然红了脸,一个看窗外,一个默默低头喝粥。

气氛像是回到了两人刚开始交往的那段时间,只是待在一起没有言语做着自己的事,也能有种淡淡的、缓慢滋长的幸福感,由心尖萌发,渗透四肢百骸。

孙翔舀干净最后一勺粥,放下碗筷他猛然记起一件很重要的事。“呃,傻琳你在这儿等我一会儿行不,最多一刻钟,我、我去办点事儿。”

“不能带我一起去?”

“嗯,一个惊喜,现在还不是揭晓的时候。你……稍等一会,去去就来!”孙翔的眼神躲闪着,抓过皮夹就小跑出了餐馆。商琳望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街角,露出有些玩味的笑容。

孙翔磕磕巴巴讲话的时候,通常意味着话语内容和商琳有关,要不就是准备做什么惊(逗)天(破)动(河)地(山)的大事,且她百分之两百要躺枪。

十五分钟快到的时候他果然出现在了座位旁,手心里不知道握着什么东西,见商琳盯着看,立马紧张兮兮地把它塞到了包里。“没等太久吧?”

“没。接下来怎么安排?”

“去苏黎世湖。”

其实商琳对于“等待”这件事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她知道她愿意等的人从来不会放鸽子。以前孙翔在越云的时候,因为离家近,她主场都会去看。偷偷在晚自习时间溜出学校,比赛结束后在俱乐部的偏门等他。

孙翔每次都坚持把她送到家门口。不过10分钟的路程,但是有人陪着走却有不一样的感受。

“快高考了你安心学习吧,女生一个人走夜路也不太安全。”

“这不有你嘛,男~票~”

“……被你爸发现了会打死我的。”

“你怕什么?我爸早就知道我俩交往的事了。”

“卧槽?!”

“放心,我可是学霸中的战斗机,而且只要不越雷池,他就睁只眼闭只眼。”

最揪心又最逗逼的一次是不久前在机场接机,等待他从S市归来。天气原因飞机晚点,加上轮回输了她很难受,辅以最近她自己身边糟心的事情,商琳等着等着就哭了起来,一个人缩在角落里眼泪直流。到最后蹲久了腿麻,还是被孙翔背着上的出租车。

“我输了比赛你哭啥?难不难看啊大庭广众的?蜷在地上像个蠢蛋。”

“傻逼就因为是你我才哭的好不好!不满意你咬我啊?”

然后孙翔就真的咬了她脖子一口,两人在车后座咬来咬去纠缠了好一会儿,脸上脖子上手臂上都是牙印,双双瘫在靠背上大喘气儿。

孙翔喘着喘着忽然就发现自己的心情没那么郁结了,「这方法还挺好使的」,这么想着他抬起商琳的手臂又是一口……

*****    

两人在苏黎世湖上消磨了几个小时。以为在国外就不用精心“武装”的孙翔毫无悬念地被三个金发妞儿认了出来。要了签名合影之后,三个美人儿的眼神就止不住地在孙翔和商琳身上转溜。

八卦无国界。三个人嘟哝了好一会儿,其中一人重新凑过来说了一句什么。

“啥意思你听得懂不?”孙翔捏了捏商琳的手,紧急求助。小动作让姑娘们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后面两位语速飞快地不知道在说些啥,提问的那一位已经星星眼状捂脸了。

“不懂,听上去像德语,我辅修的是法语。”商琳甩甩手想避嫌的,非但没成功,反而被孙翔整个裹在手心里。

她抬头瞪他,却发现孙翔已经放弃求助,自己披挂上阵了,“She is my fiancee(未婚妻).”

卧槽什么鬼!商琳被唬了一大跳,赶忙开口劝说洋妞们不要传播“不实消息”。三个洋妞一脸“我懂得你不要解释”,一边用生涩的英语口语表达贺喜之情。

越描越黑。

“你宾语用词错了吧二翔?”

“没错。迟早的事。”

“……不怕我爸找你真人PK了?”

“不怕,先斩后奏了再说。”孙翔勾着她的肩膀一脸洋洋得意。

“No zuo no die.”

商琳转过身去靠在船舷上看风景,可是满脑子都是刚刚那耻度极高的、貌似求婚的语句,完全无法分给美景半点注意力。

「混蛋」。她忍无可忍,红着脸捶了孙翔一拳。

***** 

疯了一天,回到酒店已是可以洗洗睡了的时候。

孙翔擦着头发从商琳的浴室里出来,带起一阵氤氲水雾,裸露的上半身有未擦干的水滴滑落,顺着肌理线条没入裤腰。给哪个孙翔粉看到都是尖叫不已的画面却没有引起商琳的过分关注,躺在床上的女孩只分给他一眼的注意力,便又看回手机屏幕,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新段子,笑得特别开心。

若在以前,这种情形下孙翔一定会埋怨两句“有什么好看的?我给你讲两个,不好笑不要钱”,然后真的说了个完全找不到笑点的段子。可惜现在,他也算是在心脏遍地跑的荣耀圈摸爬滚打了数年,还加入了轮回,这支拥有荣耀圈脱团第一人方明华的战队。

比如说“卖肉”已经吸引不到对方注意力的时候,千万不要试图否定对方正在做的事,而要用等级更高的杀手锏让对方眼里only you——方明华注重安利脱团技巧一百年。

嗯,这个还没实践过,来试一下吧。

孙翔一声不吭地走上前,夺过商琳的手机扔到沙发上,循着本能把她压在身下。他双手撑在她的头侧,居高临下地眯眼看她。

这种时候本应该不要大意地亲下去的,可是孙翔他没有把握住机会。“看我”,他说。

“啊?”

“我让你看着我。”

“……海报写真集看的挺多都快腻了。”

“哈?!”

“……而且光看有什么用,人肉又不能吃。”

“你……!”孙翔刚要发作,却突然想到了一句更妙的话。他曲起手臂俯下身,和商琳额头相抵地对视,“要吃也是我吃你。”说着就闭上眼吻了下去。

///口///!这位邪魅狂狷的孙总你谁啊!快把二萌的翔翔还给我!商琳在心里呐喊着。在被亲的七荤八素之间,她忽然觉得这句话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卧槽!!孙二翔你到底看了多少总裁文!!

待孙翔拿出戒指套在她左手无名指上时,商琳确信他绝对是下载了楚云秀的总裁文文包,少说也有百来是本吧,你看他用得炉火纯青的样子,连磕巴都治好了!

“Will you marry me?”

炫个屁的英文?!戒指都撸上了你才来问我的个人意见?“先斩后奏”是这个意思吗语文老师哭晕在厕所!

商琳在心里疯狂的吐槽显然没有传达给单膝跪地的孙翔,连求个婚都这么二的他一脸“你不答应我就跪死在这里”,“怎么样?说好的惊喜。”

“……我受到了10000点惊吓,血槽已清。你不要拦着我,我要回复活点。”

“回应呢?!”

“……WOW!Yes! What a coincidence! Let’s go to民政局!”

***** 

商琳的新娘致辞简直就是新一代斗神孙翔巨巨的二逼史讲述。

逗得荣耀圈的老油条们坐在下面高喊“二翔你行不行啊!”起哄,有几个后辈想喝点东西掩饰自己憋笑的扭曲表情,反而因为被酒水呛进气管咳嗽个不停。

“谁是二翔啊?!别坐缩在下面放嘲讽有种来PK!!”孙·斗神模式启动·翔在心里默念“这是垃圾话不用理睬”十遍后,终于忍无可忍不能再忍地拍案而起。

“来啊来啊!输了你有种别脱团!”

“快去PK!商琳妹子我娶了!”

“二翔你这么二你老婆知道吗哈哈哈哈哈!”

一时间现场气氛热烈得跟霸图主场似得,致辞环节险些进行不下去。孙翔下意识地伸手进口袋掏账号卡却掏了个空,倒是一下子冷静了不少。他侧头看了一眼始终笑眯眯的妻子,瞪了台下一圈便坐回椅子上。

“……对不起,”孙翔撇撇嘴,压低声音凑近商琳说,“一时没忍住就……靠!还是好想找他们PK!”

孙翔想朝群魔乱舞的众人扬扬拳头,胳膊刚抬起来就僵住了——商琳的唇贴着他的耳廓,话语中带着毫不掩饰的笑意,温热的呼吸挠得他心口发颤:

“孙翔大大忍着点~留力气到晚上我陪你……真·人·P♂K♂~”

二翔一下子从脸红到了脖子根。

“卧槽!秀恩爱!”

“好闪!我的眼睛要瞎了!!你们关爱一下单身狗行不行!”

商琳看着孙翔站起身朝台下吹胡子瞪眼,脸上的笑意就未褪去过。其实她只爆了一小部分的料,加上剩下所有的不为人知,才是完整的孙翔。

一个她爱着的、独特的、你所不知道的孙翔。

评论(7)
热度(112)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