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原创】目(灵异,bg向)(二)

第一章指路 



      “师父,‘目’已经取来了,”名唤“意泽”的小徒弟为老道撩开了内堂的帘子,言谈中似乎有些犹豫,“‘目’能治好她?您不是说,这是一双会给人招致灾祸的秽眼吗?”

       苏墨楮的父母留在外堂等待,老道把怀里的小姑娘放到破旧的木桌上,木头吱呀作响,听的人牙酸。“秽眼?呵,”老道给苏墨楮盖上了自己的破棉袄,甚是怜爱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过是没遇上对的宿主罢了,那些拼的头破血流想要得到它的人都叫它‘神眼’哩!”

       “可是,您告诉我他们没一个有好下场。”意泽想起了老道给他讲的那些故事里血淋淋的描述,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怂,”老道瞪眼,“用了‘目’的力量却不想尽他们应尽的义务。贪,可比‘目’来得可怕多了。”

       他接过意泽递来的热毛巾,叠成长条敷在苏墨楮的眼睛上。她疼得开始犯迷糊,脑袋里嘶哑阴沉的魔鬼呓语与身旁师徒模糊不清的言谈混在一道,已然分不清虚实。声音在脑子里盘旋,放大,有时细碎如百足爬行,有时震耳如天边炸雷。她便在疼痛与幻觉的深渊里起起伏伏,不得解脱。

       她的双手伸在空中胡乱抓着,撞到了意泽调换毛巾的手。她一碰到实物立刻紧拽不放,下了死力气。意泽疼得倒抽一口凉气,却还是咬着牙笨拙地安抚说道:“喂!你别怕,我还被小鬼掐了脖子摁在地上揍过呢,可比这疼!”

 

       “……喂!醒醒!……苏墨楮!”

       巨大的惯性惊醒了苏墨楮,她往前冲了冲又撞回车座靠背上。汗水打湿刘海,她努力平复着呼吸,想要伸手摸一把额头时,才发现左手紧紧抓着身旁男人的小臂,力气大到指关节泛白。

       苏墨楮的视线由手臂向上,对上了男人略带担忧的双眼,尴尬地松了手。“……对不起。”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前,苏墨楮大学里刚下了课,便启程前往城市另一边的一所学府。和鬼混夫妇约定好的时间只剩下两天半,她跑遍了那个叫“楚子杏”的女孩经常去的地方,一无所获。她使唤了一个在警局外游荡的魂魄去翻了档案,里面记载了警方最后查到楚子杏在红灯区附近出没过,字里行间暗示了导致她失踪的一种可能的原因。

       然而鬼魂夫妻全然无法接受。苏墨楮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楚子杏就读过的大学上,失踪案的报案人是她的室友,苏墨楮按卷宗上的记载打电话过去显示对方已停机,只好亲自跑一趟。

       于是,饿着肚子在车站等车的她看到一辆越野从学校里驶出时,还暗自不忿了一句,又是哪家大小姐的专车司机来了。想她苏墨楮一条好汉只能站风里吃雪,还得忍受撞死路边的男鬼的叨逼叨,悲剧。

       正吐槽着,越野稳稳地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时,顶着她邻居的脸的“专车司机”朝她致意,“上车。”

       两个字胜过冬日所有的嘘寒问暖。苏墨楮突然发现她这个搬来两周的邻居长得挺好看的,帅过暖宝宝,俊似烫捂子。对方说是雨天帮着收衣服的报答,苏墨楮边系安全带边呵呵了两声,心想着都什么年代了还来这么老套的搭讪。“我去XX大学,挺远的,会不会不方便。”

       “正好,我要去听堂报告。”

       “哦,那谢谢了啊……你也在这里读书?”

       “嗯,研究生。正式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林意泽。”

       “林意泽?挺耳熟的……好像在哪儿听过,”说完她才觉得哪里不对,得了,没资格嘲笑别人,她这又是哪个年代的搭讪套话,“呃,我叫苏墨楮。学长老司机带带我啊。”

       林意泽为她的玩笑弯了眉眼。

 

       “苏……同学?”

      “嗯?哦对不起。”苏墨楮接过林意泽递来的纸巾和水,“谢谢,应该快到了吧。”

       林意泽没有立刻回她的话,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秒,欲言又止的,直看的她心底发毛。“干什么?”

       “……没什么。”

       就这几秒的功夫,待她重新靠回椅背上,车外后视镜里的白影一晃消失了。林意泽拧起了眉头,一踩油门车子继续往大学方向疾驰而去。后座上的木匣安静地躺着,里面的宝剑剑身发烫,不安地抖动起来。


第三章指路

评论(7)
热度(10)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