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原创】目(灵异,bg向)(六)

  • 在上篇说暂结简直打脸( ̄ε(# ̄)☆╰╮( ̄▽ ̄///)

  • 算了算,新篇得写14000字

  • 没大纲,随性写

  • 单身狗暴击预警,这碗狗粮我先干为敬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除夕夜,林意泽在晚上六点准时摁响了一户人家的门铃。屋内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林意泽不由自主地咽下一口唾沫。想来也是可笑,少时他无意间冲撞了鬼王的夜游队伍,鬼王手中的镇妖铃摇得飞起,小鬼们狗仗人势地朝他扑过来时他都没这么紧张过。后来,鬼王卖高戚一个面子,只是让小鬼揍了这冒失小徒一顿。

       红木门开,门后的中年妇女挂着围裙,见到他面露喜色,“意泽来啦,快进来。”

       “伯母好。给您拜个早年。”

       “谢谢,你说你这孩子咋这么客气,人来就行,带什么东西嘛,”妇人把他让进屋中,转头对屋里吼了一句,“墨楮,快出来!意泽来了。”

       苏墨楮慢吞吞地挪到玄关,尽量无视母亲的灼灼目光,接过了他手里的礼盒。

       “你们聊,饭马上就好,”苏母满身的冲天八卦之气熏得苏墨楮脸上发烫,“老头子,来帮忙!”

       书房的门应声而开,苏父与刚要在客厅落座的林意泽打了个照面。林意泽一下子站直了身体,“伯父好。很抱歉前来贵宅叨扰,给您拜年了。”

       苏父半晌没应答,倒是上上下下把林意泽打量了个遍。林意泽快要捱不住这无声的威压时,苏墨楮出声解救了他,“爸。”

       “呵呵,”苏父轻笑两声,算是揭过了方才的尴尬气氛,“先师的救命之恩没齿难忘,只是斯人已逝,若生活中有什么不便尽管开口,苏家定当全力相助。”

       “多谢伯父。”

       一顿饭在温馨和谐的气氛中度过,饭后夫妻俩乐呵呵地守着电视机闲聊。苏墨楮帮母亲收拾完厨房后左右不见林意泽的人影,往阳台方向探头望去,才发现他打开了移窗看着外头的万家灯火发呆,烟花映得一张俊脸忽明忽暗。

       “哟,大法师,装什么忧郁呢?”

       林意泽回神朝她笑笑,关掉了窗户。苏墨楮缩了缩脖子,反手带上身后的移门。隔音玻璃的缘故,这方小天地一下子吐息可闻。窗外的烟花几乎无声地绽放着,想要隐藏在黑夜里的流转神色,转瞬间于亮如白昼的烟火下无处遁形。

       一个月前,也是在如此浓重的夜色中,一脸血的林意泽抱着一脸血的苏墨楮,而苏父苏母正巧来看望在外省市租房读书的女儿,双方于楼梯间狭路相逢,当时那个气氛尴尬的。若不是苏墨楮突然醒转过来,林意泽觉得按照苏父的恼怒程度绝对二话不说先打断他两条腿。

       当时春节临近,解释清楚缘由后,苏母热情邀请他去家里吃年夜饭。他答应下来,却苦于不知该带些什么样的见面礼去。尤其是苏墨楮,他常年在各地修行渡魂,算到她命劫将至后匆忙完成手头的任务搬来她身边,十几年未见他完全不知道她现在的喜好,甚至对方对他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到最后他只能采购了点常见的年货,送走了几个趁年关作乱的鬼怪,背着宝剑匆匆赴宴。

       “你们道士的公务都这么繁忙?大年夜还要出门活动筋骨。”苏墨楮率先打破沉默,她避开了他的目光,转而摸上了立在一旁的木匣,“我能看看吗?”

       “嗯。”

       铜扣“啪嗒”一声松落,掀开木盖,宝剑静静地躺在几层绸缎之上。苏墨楮伸出的手顿了顿,又缩了回去,“像这种道士法器,一般都不会随便给人碰的吧,你是不是业务不熟练啊……”

       林意泽勾起唇角,捞过宝剑直接送到她手里。“你直接抓剑刃的时候不是胆子挺大的?”

       苏墨楮一窘:“你能别提那事儿吗?真丢脸。”

       “抱歉。”

       苏墨楮摆摆手表示不计较,“你这剑看起来挺普通的,法器不都会镶上十来个八心八箭大钻石以彰显它的高端奢华嘛。”

       “影视夸张而已,”林意泽就势拔剑出鞘,“你可别小瞧它,一旦有牛鬼蛇神靠近它就会躁动不安,也好让我提早戒备起来。师父走后它替我挡去了不计其数的麻烦。”

       苏墨楮小心接过它掂了掂,有点分量。“有名字吗?”

       “……”迷之沉默。

       苏墨楮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甚至比见到父亲时更加窘迫。“……不能说?你放心,就算它叫二狗子我也不会嘲笑它的。”不过心疼一下你的品位罢了。她心里默默补了一句。

       “墨楮。”

       “啊?”

       “它的名字叫……墨楮。”

       “……”

       然而宝剑才不会理会两个愚蠢人类的百转心思,锻造它的人赋予了它感应邪灵与强大力量的功能,它便履行这份职责——兀自抖动起来。

       林意泽蹙起眉峰抓过剑柄插剑回鞘,他拉开窗户四下环顾,震耳炮竹声掩盖着某种奇特的鸣叫,公寓楼下的草丛中有东西在东窜西逃。

       “你等我一下……”林意泽欣喜地握住了她的肩膀。

       “咦,这是怎么了?”苏母被夺门而出的林意泽唬了一跳,瞥向苏墨楮的眼神像是她欺负了人家似得。

       苏墨楮无奈,“他说要送我一份春节大礼。”

 



评论(8)
热度(9)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