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原创】目(灵异,bg向)(九)

       “怎么去了那么久?”苏母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红枣汤从厨房出来,正巧苏墨楮和林意泽一前一后回到家中,“快来喝碗汤暖暖身子。”

       “谢谢阿姨。”

       苏墨楮环视客厅,不见父亲和猫,“爸呢?”

       “浴室,给猫洗澡呢,”苏母说着顿了一下,表情透着几分可惜,“哪儿捡来的?乖是挺乖,但总觉得有点傻,是不是叫这天气给冻的。”

       正喝着汤的林意泽突然呛得咳起来,苏墨楮循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只红彤彤的柑橘箱杵在沙发旁。

       “没毛的凤凰不如鸡,”她心中乐呵,暂时抛却方才的不愉快,“走,去给‘礼物’洗白白。”

       她一起身,林意泽立刻会意跟上。两人正愁没个合适的交谈空间,这会儿借了洗猫的名头把浴室的门一关,再加上林意泽贴在门后的符,就算外面是个顺风耳,也不必担心了。

       林意泽脱得只剩一件衬衣,挽起袖口,伺候起了“猫”大爷洗澡。冬天裹得厚实,此时苏墨楮才发觉这大法师的身材也是极棒的,宽肩窄腰,双腿修长,整个人匀称而养眼,尤其现在,配上专注温柔的神情——若是自带光源就能成仙了吧。

       苏墨楮倚在墙上看他在水斗里逗猫,内心充斥着前所未有的餍足与平静。

       林意泽不经意的一抬头,恰巧迎上她略微放空的双眼,嘴角含一抹浅笑,与几分钟前楼下那个满身自我放逐的家伙判若两人。他心中一动,手上没了轻重,捏得灰猫一阵叫喊。

       “对不起。”林意泽赶紧低下头安抚它。

       “看不出来,你有猫奴属性,”苏墨楮回神,说道,“刚才咄咄逼人咬紧了死不松嘴的架势,我还以为你会喜欢狗。”

       “呵呵。”林意泽失笑,这话听着怎么像是在骂人?他心里明白苏墨楮是在怪他管的太宽,她要是真的当面发火他也会心甘情愿地受着,怕就怕这种看似轻松愉快的调笑,实则传堂而过毫不走心。她面对他仍旧保持着距离感和警戒心。

       苏墨楮一击落空,顺势转走了话题,“那沈什么什么的刚开始的目标是年吧,它不是赶走了夕兽的益兽嘛,怎么落得只能披猫皮的下场?”

       一提到姓沈的,林意泽明显地不悦起来:“沈家为了自身道术修为,世代搜寻有灵性的东西,飞禽走兽或者金银玉石都是他们的目标……年兽怕红色和爆竹,每年都会到我那儿避上一段时间,估计今年启程晚了,在灵力最弱的时候被沈霖骁盯上。”

       苏墨楮点点头,“我只是他顺手想抓回去交差的?”

       “不,他想杀了你,毁掉‘目’。比起沈家的其他人,他更倾向于清除一切他认为不该存在的东西。”

       “你挺了解他,朋友?”

       “同行,知道对方几斤几两罢了。”

       苏墨楮立刻笑得贼兮兮的,“那就好办了,冤家路窄,下次一定揍得他连道祖都不认识。”

       “好。”林意泽毫不犹豫地应下了。见沐浴液揉搓得差不多,他提着年兽转了个身去摘淋浴头,左手臂外侧一道从手腕一直延伸至手肘的伤痕落在苏墨楮眼里,看着是新伤,刚愈合没多久。

       与梁铎的交锋本该是她的事,林意泽在其中帮了大忙也伤的不轻,这是事实,说实话她一直挺愧疚的。“……谢谢。”

       “客气。灵兽而已,跟着我也没什么用,给你多少能压制着‘目’……”

       “我不是说这个,”苏墨楮上前接过淋浴头,冲走他手臂上的泡沫,“不想惹上更多麻烦的话,你该离我远点。”

       ……

       “俩人在里面干什么呢?一点动静都没有。”苏母不住回头往浴室方向张望。

       苏父看似沉浸于电视晚会,心思却全然不在上面,此番受不住苏母高频率的八卦聚焦,索性和她扯开了说亮话:“别闹了,你知道墨楮的情况。”

       “墨楮怎么了?我们家墨楮多优秀啊?……不是,老头子你什么意思?”

       苏父皱眉,道:“你冷静一点。当年我们迫于无奈寻求高戚的帮助,他们在内堂捣鼓什么我不知道,只是墨楮的眼睛治好后我一直觉得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我爸墓碑上的灵像你看到过,”苏父顿了顿,“有时候墨楮看着我们,那种熟悉感真的很……”

       苏父的话头戛然而止,然而苏母听懂了,这个一直乐呵呵的中年女子打了个寒战,脸色有点发白,“你、你是说……”

       苏父抓过她的手放到自己腿上,“别怕,只是猜测。还有,林意泽,他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么多年他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在高戚给墨楮预言的命劫之期出现。那天墨楮醒来后又昏迷了两三天你也看到了,说实话我真的很不放心他……墨楮和他,互相牵扯,也许对谁都没好处。”

       ……

       “不想惹上更多麻烦的话,你该离我远点。”

       苏墨楮的话音落下,林意泽心中暗叹一声,果然。“不会叨扰你太久,等我找到既能保全你的双眼,又能消除‘目’的影响之法,自然会离开……这是我的责任,也希望你能理解。”

       “我理解,”她轻轻碰了碰那道蜿蜒狰狞的伤口,“但同样,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灾祸根源,这是我最大的愿望。”


评论(3)
热度(6)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