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宅爱挖坑

微博:阿宅爱挖坑_
写手,同人BG or无cp向擅长,原创修炼中。

JJ坑👉《[家教]寻寻觅觅(云雀BG)》

【原创】《目》(灵异,bg向)(十)

第九章指路

 

       

       拗不过苏母,林意泽在苏家小住了几日。到了初五,他执意要走,说是师父的忌日将近要做准备。“初八一早我就回招县。正月多有叨扰,叔叔阿姨的恩泽我定会铭记在心。”

       “这样啊……”苏母虽有些遗憾,闻言也不便多做挽留。

       此时苏父突然开口说道:“小林啊,方便的话带上我们家墨楮吧。”

       在场的几人皆是一愣。苏父脸色如常,并不像是在开玩笑,见三人愣怔,他又补充道:“高大师救治墨楮有恩,我们老胳膊老腿的怠于奔波,就让小女代替我们前去祭拜恩人。”

       林意泽听了心里有些高兴,立马答应下来,顺便说了些场面话。

       午饭过后两人就要一同出发回到别城的出租屋,林意泽先行下楼取车。苏父叫住了拖着行李准备出门的苏墨楮,他掐了烟,神色较凝重。“墨楮,出门在外小心些。”

       “知道了,爸。”她爸这表情就跟她第一次出去春游似得。

       苏父摇头,“你不懂。小林人虽然不错,但也没到可以随便和他出远门的程度。我之所以让你去,是因为他师父当年的嘱托……”

       见父亲态度严肃,苏墨楮跟着收起了笑意,问道:“嘱托?”

       “是的。林意泽提起我才记起,高戚当年让我们以后绝对不要再去看他,任何以他名义的书信以及人员来往都不用理睬,直到他的徒弟来找你。”

       “还有这事?”

       “对,”苏父又摸出一根烟夹在指间,“毕竟高戚是有真本事的,但是和他有关事我放不下心,又不敢违背。所以你多加警惕……不管是陌生人还是林意泽。”说到最后,他在林意泽的名字上加了重音。

       苏墨楮笑了笑,抽走他的烟插回烟盒里。“爸,我有分寸。来去都给家里报平安,你放心。”

       初五春运返程的客流开始涌现。两个城市相隔并不是特别远,却也小堵了一段,下了国道往市区方向走车流量才缓和下来。怀里的年兽扭动了几下调整姿势,弄醒了小睡一场的苏墨楮。年兽休养数日明显精神多了,一身灰毛柔顺发亮。苏家人为了迁就它连红衣都不穿,偏偏它不愿留在家中,非要黏着苏墨楮。

       不过说来也怪,小东西在枕边睡了几日,苏墨楮便没再没做过噩梦,出门走亲戚也没碰上缠人的鬼魂。若不是父亲出门前突然问她“还会不会看见白影”,她都快沉浸于眼下毫无纷扰的生活无法自拔了。

       苏墨楮不知父亲提起陈年旧事的用意,毕竟她告诉父母能看见一些“东西”后不久,黑白无常深夜造访闺房,告诫她不准再和任何人说起此事,以及她得到这双眼睛的代价。往后只要她主动提起便会双目剧痛,吓得她从此不敢乱说,父母那里就用“看错了”搪塞过去。稍大一点,知道自己与他人不同,更对此事讳莫如深。

       父亲像是随口问问,然而她看得出他有心事。他不说,她便不问,父女相同的性格使然,若是不愿开口,谁都别想从对方嘴里挖出哪怕一个字来。

       “醒了?”红灯亮起,越野缓缓停下。林意泽揭过盖在她身上的外套,随手扔到后座。回过头来便看到苏墨楮愣愣地盯着自己发呆,“怎么了?”

       苏墨楮欲言又止。年兽使她不再做噩梦,取而代之的,她开始反复梦到林意泽,小时候的林意泽。梦里的自己很开心,蹦蹦跳跳跟在他身后,有时奔跑嬉戏,有时并肩站在山头俯瞰山下炊烟四起的村庄。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她说,“我记得那年的雪、记得双眼的疼痛、记得重见光明后父母的喜极而泣、记得高大师的嘱托、记得火车车厢里奇怪的味道……但为什么你一个大活人,我却完全想不起来?”

       “……”

       信号灯切换,后方的驾驶员不耐烦地摁响喇叭,林意泽方从惊讶中回过神来。是啊,为何独独忘记他了呢?



第十一章指路

评论(4)
热度(5)
©阿宅爱挖坑 | Powered by LOFTER